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amy | 7th Jul 2006, 00:16 AM | 走读人生 | (221 Reads)

 今天看到一篇评论,笑到我抽出来~

 (閱讀全文)

amy | 7th Jul 2006, 00:14 AM | 心情故事 | (107 Reads)

XQ的各位JMS好
上次匆忙说要给大家讲我在副会家的事情后
电脑忽然不能上网了
折腾了几天才好
然后我又出差去了北京
所以迟了
对不起大家
见闻录送上

6月16号大学一个很要好的师姐结婚,她老公的老家和副会是一个地方的,于是趁着参加婚礼的时间,跑去找副会他们玩。本来我自己计划是婚礼花1天时间,2天拿来旅游逛街吃东西,剩下的1天用来骚扰副会和会长>__<
打电话给副会的时候才知道他在住院,说是急性阑尾炎开刀。因为很担心,于是15号下午就买了车票跑了过去。我本来打算16号才和师姐他们一起出发的。
没什么行李就跟他们说不用开车来接我了。问了医院地址和病房号,下了客车就直接打的到医院。
在的士上副会叮嘱不要买东西不要处乱晃到了医院门口就打手机让阿杰出来接你。
我说不用那么麻烦我自己可以的。
副会懒洋洋丢过来一句这里迷路了不像RO里有蝴蝶翅膀让你回城,听说这里的太平间经常有奇怪的东西出没……
我:T_______T
因为顺道去买了束花,所以当时我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6点多了,漫画里说的所谓逢魔时刻。我很快就没出息的妥协了,等在医院门口让会长出来接我。
通过问会长才知道11号那天副会跑去酒吧看世界杯阿根廷的比赛,一时兴奋喝多了然后第二天就肚子痛。
“开始以为是肠胃炎等到送医院的时候差不多快穿孔了……”会长说的时候眉毛皱皱的带着一点点孩子气的抱怨:足球有那么好看?我就知道我不在他就会乱来。
听到他说这句话,我硬生生的顿住脚步落到他后面,我怕我会忍不住当着他的面笑出来。因为就在今天早上,我认识一位大姐还在我面前抱怨说:自己出差五天,老公就窝在家里看了五天的球,日夜颠倒废寝忘食,家里的脏衣服堆满了卫生间。最后也接了一句:我就知道背着我他就无法无天的乱来了。
因为忍笑忍得很辛苦,所以一直到副会的病房门口我都没来得及开口安慰可怜的会长。
副会的病房是单人间的,我进去的时候看到副会穿着一件蓝底白条的运动T恤(后来知道是阿根廷的球服,副会是阿根廷的老球迷了)坐在床上看报纸。
看了一下觉得他脸色还好,就是嘴唇有点白,但精神看起来很不错。
我坐下陪副会东拉西扯,他问我最近工作怎么样有没有继续熬夜;我问他怎么这么不小心身体,医院住得很不习惯吧。
糟糕透了!!副会皱眉,然后开始抱怨医院很无聊。
会长带我进去后递给我一大袋零食(巧克力话梅果冻)然后就打开手提在一旁安静的打字,偶尔轻声的接几个电话,似乎是工作上的事情。
在我吃完一个果冻之后,副会已经一路从医院的饭菜难吃到消毒水的味道难闻数落到了医院的喷水池造型太丑,一直抱怨到不能去酒吧看足球的时候,会长忽然抬头看了副会一眼,然后起身出去了。副会看着他的背影恨恨的说:没收了我的本子还在我面前玩自己的电脑!
为什么?我继续剥着海苔的包装一边含糊不清的问。
他不准我看网上直播。副会一边说一边拿眼睛瞟放在远处的笔记本,一边移动身体打算下床,可能伤口有点痛,他放弃般的看着我:泡泡去帮我把本子拿过来。
他笑眯眯的样子……
笑眯眯的看着我,眼珠黑黑的,我实在难以拒绝,放下海苔起身正打算去拿本本。
然后很不巧的会长回来了。
泡泡要什么?会长看着站起来的我问
她帮我拿纸巾。副会若无其事的回答。
啊……啊……是啊。
这里。会长从柜子里把纸巾递给副会,然后坐下来拿出雪梨放到榨汁机里榨水果汁。原来他是出去洗手然后削梨子=.=
副会一脸郁闷的看着窗外。
将雪梨汁分给我和副会后,会长继续打开本子低头开始打字,看起来很忙的样子。
我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劲,于是低声对副会说:你是不是惹会长生气了?
我不觉得支持自己的球队有什么不对,四年才一次,他根本不了解球迷的心情。
那偷偷跑出去弄到伤口出血呢?会长抬头,轻轻的问。
你不拿走我的本子我就不会跑出去。副会扭头瞪着会长
然后?看球熬通宵?还是把点滴瓶一脚踢翻?为什么我觉得会长已经在冷笑了?(错觉?)
副会把目光转向呆在一旁的我的身上,然后说:泡泡,你给的那些小说都是骗人的。
啊?
小说里写如果一个人生病了,另一个就会对他百依百顺。放在现实里完全是相反的。
什么?我保持着海苔一半塞进嘴里一半掉出嘴巴外的蠢样子,还不忘一边用眼角偷瞄会长的反应。副会的这个样子实在很帅,脸白白的,带着一点点憔悴的神色。难怪那个杜拉斯要说比起什么什么的样子,我更爱你饱受摧残的容颜。
会长这个时候会心疼的站起来安慰副会么?还是马上道歉表示妥协呢?(同人女YY细胞双手剑加速运转ing)
然后我很失望的看到会长继续看着屏幕头也不抬:赶快把手里的东西喝了,晚上再咳嗽有你疼的。
副会:……………………(低头猛灌雪梨汁)
我:……………………(狠狠撕开一包海苔)
再坐了一会,看看时间觉得要走了。
然后就在我去了趟厕所回来后,在门口看到副会仰着头靠在会长怀里,会长捧着他的脸——没有在kiss,只是在点眼药水而已,点完了会长还拿纸巾擦了那些流出来的药水,然后两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副会拉着会长衣服的下摆,会长就顺势在副会额头上亲了一口。
当时的气氛很旖旎,很养眼,我很好意思的在门口看到结束。然后才晃进去,看了看他们两位的脸色,会长似乎有点脸红,副会在奸笑的样子。(也许是我的心理作用?)

☆☆☆马六甲的马甲2006-07-06 21:34:22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