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amy | 20th May 2007, 01:09 AM | AY的RP大爆发 | (200 Reads)

我...我又爬墙了...

被AY彻底俘虏.今天很偶然,参加了个日本AY同好的CHAT ROOM.大家一边聊天一边PO图.真幸福呀.我就傻傻一边看着她们画.果然有爱啊~

其实我都很想参与画...但是毕竟和她们都不熟...TT,扭~别扭啊别扭~有人对我说,大陆都没AY的,全是YA,我差点撅过去...我果然是非王道体质吗...

前一阵子买到了P-MAN的AY,几乎疯掉,我还算挺好,至少萌的里面还有很厉害的作者...我欣慰了.


amy | 9th May 2007, 13:48 PM | 走读人生 | (124 Reads)

这几天,发生了很多RP爆发的事情,几乎让我天天生活在焦虑中.

一开始,是房子的事情.我现在租的房子,还有半年要到期,服务商打来电话,说如果不续约的话,就要租给别人了.真是JP,我房子租期是一年,但是半年后又要交钱了,总感觉你像头骡子,房产商挥着鞭子在后面赶啊赶.续就续吧.我让家里直接和上海的公司联系,想如果钱交上海也成的话,那就不要千里迢迢寄给我了,还要算汇费.结果,上海说可以的.很简单的一件事情,结果现在越搞越复杂.

我现在签约的店,和上海的店,是一个公司下面的两个分店.每个分店每年都有自己指标的,我现在在上海付了钱,势必我的老东家等于损失客户.由此开始,一会钱叫你,一会钱转,搞的我头都大了.拜托!我是你们客户啊,我只要能住,交给谁不是交啊.现在我感觉自己像块肉,被不停地切来切去,国人素来又最爱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我最担心的是,两边都得不到好处的时候,倒霉的就是我了...

然后是SCC.这次场购,鬼没时间陪我去.这点道理我还是讲的.,我带的是日本语学校时候的朋友.她什么都不懂的,就被我早上4点拖到了会场,陪我一起等,帮我买.辛苦了一天.结果,错误也出来了...有客户说我把书价算错了.我看了交易单,朋友就是这么写的价格,我也按照这个钱和她算的.前前后后相差了2400.

按道理说,的确,我是卖家,我有承担投资的风险.但是让我不舒服的是那位可以说和我合作很久也挺照顾我的客户,突然甩了一句话出来:你就和她说,你把钱算错了,让她把钱退你.我一下子被堵的噎住.

拜托,也我考虑下好不好?本来和泉书出错的时候,她就有点不开心了,说我没和她说清楚,我说我说的很清楚了,只要新刊.但是事情就是这样,越解释越乱,最后我看她脸色不对,没说下去,书自然是我自己带回来的,而且因为这个,她还被和泉骂了,弄到现在我都觉得欠她什么.

然后这次的问题,首先,作者本人没有写价格,到底多少钱不知道;其次,作者算错价格的可能也是存在的;然后,就算是朋友算错了,我现在再跑过去,和她说,你钱错了,把钱换我.换成是你帮别人买东西,别人说你钱不对,你是什么心情?

"我好心好意帮你去买了.你还和我计较这个计较那个.说我这个错那个错的."肯定会这么想吧.以后还要拜托她陪的时候,你让我怎么开口?就算以后不要她陪,我们还是朋友啊,为了这点钱,难道永远心里有这么个疙瘩吗?

我理解我代理的客户,因为我和她是存在利益关系的,她可以指出,你的价格不对,你的书少了之类的,那是她的权利,是我服务的义务.但是我却没有可能对我朋友也说,你这里错了啊,你应该还我多少多少钱啊!我和朋友,是不存在权利和义务的,只有帮助关照的关系.我能理解两边.但我同时也希望两边理解我啊,我真是很难做呀.

然后,很伤心的一件事情.上星期晚上上网,我的一个堂哥MSN我:听说你现在不错呀.我:你听谁说的.他:你爸爸.我:家里聚会了?他:没,在葬礼上.

我当时一愣:葬礼?什么葬礼?他:你不知道啊?我以为你知道啊!我瞬间以为今天是4月1日.然后真的翻查挂历去了...我:你别开玩笑,这事情不要乱说呀.他:真的啊.然后我知道,我的一位伯伯去世了.

这位伯伯,和我不是很熟,印象中他一直温柔地笑,因为是老师的关系,一直是很文静书卷气的.知道他患病很多年了,但是没想这么突然.我在MSN上回,太突然了,我真的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怎么没有人告诉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对面沉默了很久,突然回我:你说这么多,想证明什么呢?

"你说这么多,想证明什么呢?"

对着这句话,我一下子没明白,然后,回过味来,我又被噎住了...为什么?人总是以最坏的那面去揣测别人的心理.我想证明什么?明明我知道却装做不知道来表达我的哀伤吗?还是说,你想说我虚伪?

在社会变的世俗和利益的同时,是不是看人与待人接物都开始蒙上一层膜?我想表达对逝者的哀念,但是却被人嘲笑成做作和虚伪.难道要我扑到葬礼上大声哭吗?这样说明我是真诚的?我后来问我父母,他们说不告诉我是为了不影响我的情绪,毕竟不是高兴的事情.

我和这位伯伯有着血缘关系,但由于住的不近不太走动,不是太熟,但是毕竟是我的亲戚,我难过,悲伤,都是很自然的.难道就因为我没有回来参加他的葬礼,所以现在表达的难过和哀伤就是假的,是虚伪的了?

我竟然只有无语凝噎了.


amy | 6th May 2007, 20:42 PM | 光亮随影 | (132 Reads)

这次SCC,我很难得两天都去了.不过3号没啥大家和重头戏,所以我3号7点半才到会场,果然来的人也是稀稀拉拉,进场后我也没怎么跑,就先去了里中的摊子,这次里中和小KEN都来了,两个老太太,每次对她们的作品无限憧憬之后,看到本人就是囧的符号...

买了新刊,然后GOODS,很想对她说我对你无限有爱啊,可是...她的客气让我说不出口...

以上是她非常可爱的挂历系列(07年下半年),可爱的真想捏这两只一把.

最爱这张,两只可爱的真是萌到疯了~~~果然里中万能啊~~~

"我好想要你的签名啊."这句话我想了3年,结果还是没说出来.ORZ.离开里中后,为几只代买了书,有些作者RP,没来,所以我转了圈很快去了自己的新宠AY,那里.不久前给浅香发了消息,说想要她的小说,她这次为我带了COPY本,让我自己去拿.我到了她摊子前,自我介绍,然后好一通客套,她把书给我,我也要到了签名.真是奇怪,一样是一个CP里的大社团,为啥对别人我就能很自然说出我的要求,对着里中,我就无限紧张呢?

这天没啥可逛,12点不到我就回去了.回家还睡了下.

5月4日就开始RP了.无限的RP啊RP.我早上3点起床,4点半和朋友在田端碰面.鬼有事情没去,这次是我以前语言学校的朋友陪我.感激...

一路到了りんかい线,首班车48分,我和同学15分就到了...ORZ无限,在等待的期间,陆陆续续来了很多人,这些都是我的竞争对手啊==+

到了国际展示馆前,车门一打开,全民马拉松就开始了|||就看到一群黄蜂倾巢而出,在有明宽阔的街道上飞奔.我的800米还可以,小小领先了下,等到红绿灯前后,大家竟然停下来排队开始等红绿灯了...这是什么RP的国民素质...PF一下...过了红绿灯,又开始跑,终于,凭借我豹的速度,冲到了第一列XD.

然后朋友跑上来了,插队进了我的第一列队伍(这个是允许的,只要有人在这列,自己的朋友就可以进来).然后从7点开始,我们边研究路线边等待.最后决定,我先跑东3的和泉,她先跑东6的北条.我们啃着饭团,把场刊颠来倒去研究,路线画了无数.XD

8点的时候,太阳出来了,和昨天一样的热,或者比昨天还要热,我们就在着炙热的太阳下,等了3个小时.也决定夏天的时候,实在不能来啊...现在才5月,已经热到晒昏头了,很难想象8月的烈日下等待3小时的痛苦...会不会脱水而死啊...

9点半的时候,开始组队,10点进场的时候,大家又开始800米测试了.我一路狂奔到和泉摊位,刚要买书,青天霹雳地被告之新刊每人限买5本...于是紧急联系同学,她刚买好千波的书,从东6狂奔过来,我交代她再去买5本新刊就直冲成田的摊子了,事实证明,欲速则不达,结果她果然买错了...即刊也再为我每本买了5本.倒地不起...

期间和泉还发火了,抱怨说:如果每个人都像你们这么买这么多,还给不给后面人机会啦?"ORZ,这是啥理论?多买不好吗?有人在中国,很喜欢你的书,但是你又不通又不委托,能买到你书的机会只有这里,你不卖,才真是不给你FANS爱你的机会啊.

好在我对她没有爱,自然不会在她摊子前面HC~所以她发火的时候我不在,可怜我同学无辜受批...

我一路从东3狂奔到东4,赶到成田里中的摊位前,我已经气喘吁吁.这里是一个偏僻的角落,有3个摊位连一起的.我先跑到最左边的,那个阿姨很热情地问我要啥.我看了下封面.很好,棋魂的,一看CP,亮光...手抖了下。然后没回答她,直接丢下书转到这个亮光阿姨的旁边,然后——我看到成田的新刊了~撒花~她终于这次没出COPY!!!

于是我马上拿出迅速不及掩耳盗铃之势(XD)买下来了~那时候里中的摊位上还没有客人(毕竟我冲的早嘛),就在我直接问那个卖我书的姐姐:你是不是成田的时候,大概动静过大,吸引了里中的视线。
那个卖书的MM说她不是,不过今天本人有来,让我等下。我继续喘,里中也正好没事情,所以她就一直看着我(害羞///)不久成田从一堆纸板箱里钻出来,正面走过来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她的年纪和里中一样大(ORZ)。她说谢谢我买她的书支持她。我赶紧说我萌你啊萌你萌到死~~~你的作品我大爱啊啊啊~我要签名(跪)。成田说:也?要我签名?不是吧?不要这样太吹捧我了。然后操起笔刷刷刷~

期间里中一直转头看着我们谈话,然后我还问她你的主页坏了啥时候好啥的,她回答我今天,反正成田很热情,也很亲切。 然后我看到里中还是不停往这里看,后来里中摊子上客人多起来开始排队了,她还在往这里看,弄的我很不好意思。本来HOUZI说还要本她的新刊,结果被她这么一关注,我反倒不好开口了。

难道要我前一秒才和成田说我好萌你,后一秒我再跑到里中那里去买本新刊要求签名?很刮三啊...现在想来,估计棋魂结束这么多年,还会有人这么萌HA,一进场就冲自己本命的FANS太少了,难得看到我超常的激动,里中很惊讶吗?ORZ其实我看到里中才是第一激动的,可惜她都不给我和她说话的机会(天音,人家在卖书的时候后面排了很多人,你指望她还一边卖书一边和你聊天= =+?)

离开成田,我就开始跑光亮展区。先是SHINKI,然后恩田的架空,水羽,中山,难得这次来这么多大手,也难得大家还能坚持出光亮(虽然有种出一本少一本的感觉|||)



怪也怪我是慢热型,爱上的永远是过气作品里的非主流CP。。。光亮至少还有买的,仙流是完全没人来。。。PRIN,你这个无良的女人,你的DP啥时候给个交代啊~

光亮买完又买了亚神,转了其他需要代买书的摊子,然后结束任务休息吃饭。我们两只窝在台阶的拐角,柱子的后面,一边吃咖喱一边整理书,看着多出来这么多和泉本,我真是死的心都有了。春C赔了154元,至少还没想像这么可怕,这次。。。我估计。。。我要死的难看了。

3点不到,我们离开有明,坐ゆりかもめ回到新桥转JR,然后同学回家我还要继续打工。

5月3日和4日战场般的生活终于告一段落。XD



 


amy | 1st May 2007, 01:30 AM | 心情故事 | (103 Reads)

已经有很多人和我说过这么句话:AMY呀,我发现你好有热情哦~

是啊是啊,我的确好有热情,但是再大的热情,都会被磨平,只要每天往火上撒一把沙,冲天火柱都会被熄灭的.

我感觉,现在的我就好象抱着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下一刻它会不会在我手里爆炸,把我炸得鲜血淋漓,粉身碎骨.刚才和服务商通了电话.服务器的原因是电信部门封了EDONG的某台服务器的IP.我问为什么,他很无奈地和我说:没为什么,上面做什么决定,从来没理由通知下面.现在能做的,就是为我更换主机.

我很伤心.会所已经进入第3年了.所有人相信都能看到某只在那里风风火火,MSN上打过来一句话:会所能上吗?有人回答能,有人回答不能.于是开始截图,PING,联系服务商.当会所第一年出问题的时候,还有老大在帮,后来,就要靠两只完全的电脑网络白痴自己去摸索了,结果可想而知.

再热爱,也有被无奈磨尽的那一刻,有段时间,会所的服务器正常在运作,大家虽然不是很趣味津津,但也发贴得挺高兴.现在想来,应该是07年的2月吧.那段时间,我却非常奇怪,每天上网,都厌倦打开会所,只是等她的棋盘界面跳出后,直接连到日站去看小说.AY的,OA的.惟独不想上会所,不想看光亮.

那段时间,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甚至觉得,如果我就这么一走了之也不要紧吧,我厌了厌了,我对某样东西没有爱了.我厌恶这个对会所突然没有爱的我.所幸这个倦怠期不长,10多天后,我又开始想会所了,于是灰溜溜地乖乖回来潜伏.果然,我还是离不开这个家,虽然我自认为很叛逆着.

但是没太平多久,会所就彻底出事情了。 于是开始漫长的交涉和换服务器,之间我甚至绝望了.我想到了YE,那个曾经主宰棋魂整个同人领域的航空母舰,在悄无声息中离开.也许,天下真的没有不散的宴席吧.

回想05年以来,我一直在会所不停地结识新朋友,然后送走老朋友.前者充满喜悦,后者带着无限的遗憾,我仿佛一只笨拙的狗熊,一路走着,拾着玉米,掉着玉米.以前一直一起水的朋友,因为工作兴趣种种原因,开始远去,我伸手去拉,拉住的,只是空气里淡淡的叹息.

我曾经梦见我们互不相识,当我醒来,却发现我们还是相亲相爱的.

短短不到3年.可能只是人生中一个浅浅的水洼,但我却有如屡薄冰,筋疲力尽后的沧桑.时间好慢,是因为在这期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吗?时间又好快,我很想回到0405年那一心写文,拼命追文的美好时光.现在,每次登上会所,我甚至有种对接触数据库亲切过接触会所界面的感觉.我已经无心观花,更多时间,我想的是如何呵护好这朵花,但是我更不想有天做葬花人啊!

时间匆匆,有人来了,停留,有人走了,偶尔回头,还有人努力着,竭尽全力在帮助,而我却累了.我不知道有一天我会不会非常潇洒的离开,然后空留我年老后回忆起的悔恨和无奈.

要是那个时候再努力一下就好了,要是那个时候再坚持下的话...

在多年后的夕阳下,我一个人站在撒满落暮余辉的窗前,会不会这样后悔呢?我不想要这样的后悔.

我现在还没有放弃,何时放弃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一直说,我不知道我能坚持多久,但现在,我能保她一天,就一天吧.

其实,我对她,依旧是有爱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