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amy | 27th Feb 2008, 15:08 PM | AY的RP大爆发 | (88 Reads)

AY上色完成,手快断了。

Picture


amy | 21st Feb 2008, 13:08 PM | 光亮随影 | (114 Reads)

请让我们学会正确的相爱

   今年的东京气温非常不正常,连着低温很多天,便开始下起鹅毛大雪。清早睁开眼,望眼看去的都是白茫茫一片。下了地铁,到九段下日本棋院的一路上,塔矢アキラ比以往脚步慢了很多,雪积的不厚,却因为化了又结,在地面上起了一层泥泞的冰。雪还在下,伞外一片白茫茫,下不完的一地烦乱。

   到了棋院门口,遇到了从地下车库出来的绪方先生。塔矢有礼貌的说了早上好,后者一大早却顶着张疲惫的脸说:“今天早上可不好,雪把我麻烦死了。”アキラ笑笑说辛苦了,绪方在等电梯的时候又问:“后天几点的飞机?”

   “上午11点45分。”塔矢回答。

   “恩”这一个单音表示知道了。

   电梯到6楼时アキラ说“失礼了”走出电梯。昨天的宿醉的脑袋依旧裂开似的疼,浑身的关节似乎串通好等待某时某刻一起罢工。离开了雪地,脚步却依旧飘浮不稳。然后他就看到了进藤ヒカル。

   电梯外面的进藤正在换鞋,看见塔矢后马上低了头、继续松着自己的鞋带——新买的球鞋怎么这么麻烦。

   “早上好。”先开口的是塔矢。

   “早、早上好”怎么这个鞋带还是松不开呢?

   “早上。。。你先走了。”把自己的皮鞋褪下放整齐,又换上了拖鞋。塔矢的视线也没有看向进藤。

   “恩。。。我在电话边。。。留了钱的。”话音刚落,塔矢从胸口便冒出一股火来。臊的、愤怒的、分不清楚哪些是哪些。“我看到了。”塔矢从皮夹里抽出了一张1万元递过去。

   “我、我不要。那钱是。。。”

   “又不是高中生去开个房间还要AA制。房钱我已经结算掉了,昨天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吧!”塔矢撑起了最后一点尊严,“我们都醉了。”

   我们都醉了。真是一个好理由。进藤终于有了反应,抬起头,大大的琥珀色眼睛闪着分不清是委屈还是惊愕。“我不要。”没有去接塔矢递过来的钱,进藤连拖鞋都没穿,只穿着袜子就逃进了手合室。


   睁开眼睛的时候,旁边已经没有人,没有冷却的温度告诉塔矢进藤没走多久。外面是白茫茫的雪,室内的空调吹出干燥的热风。渴得想喝水,却发现挪不开步子。腿边残留着白色已经干枯,结成一小片一小片,手指轻轻一碰就“扑扑”往下落。塔矢害臊地脸红了。


   急促的呼吸

   酒的味道

   混着铁锈味被咬破的嘴唇。


   当对手喊了几声“塔矢さん”后,塔矢才猛地从自我世界中回来。“对不起。”他连连道歉到。

   于是继续检讨棋局。

   那边的进藤似乎也很不在状态,面对实力不强的对手,只以一目半危险地赢了。塔矢收拾好自己这边,跑去看进藤的棋局,有几个明显的初心者的错误,很吃惊地发生在职业棋手的身上。“你怎么连这种错误都会犯?实在太大意了!”还没思考,直觉就冲出来质问,被点到的ヒカル明显吓了一跳,看看塔矢,又低下头。

   “。。。对不起”他说。

   塔矢这才惊觉过来,咬住嘴唇转身出了手合室。


   记忆里是喧闹的会餐,然后红酒和香槟洒了一地

   祝福的声音

   大家喧嚣的笑声

   还有

   还有一边那个小狗一样活跃撒欢的,猛灌着啤酒的双色头少年。


   没有到法定年龄的20岁,那天大家却都醉了。

   走出棋院要去地铁站,却被银灰色拉风的跑车堵了个正着。“アキラ,我送你。”车窗摇下,叼着香烟的男人向自己招招手。

   “谢谢绪方先生。”塔矢坐进了副驾驶坐,系上保险带。车子缓缓开出棋院、拐上大马路、然后加速。公路上的雪已经被铲雪车和清扫工推到了路的两边,湿湿的地面有被冲洗后的味道。道路一时无法畅通,回家的路上,稍微有点交通涉滞。

   “决定和老师去了?”一边开车一边拿过车内的吸烟器,点上烟抽一口。塔矢不是很喜欢烟的味道,但是坐在别人的跑车里,自然不能抱怨。“恩,父亲答应带我去看看。”

   “这次国际新锐赛你们几个都输给中国队了吧?”

   “不,我赢了。”塔矢有点不甘心的补充。“啊,对,就你赢了一场。”绪方转头看一眼塔矢,“中国围棋的实力确实高日本很多,你去那里不错。”

    车子开到塔矢宅前,谢绝了アキラ提出进去喝茶的邀请,说了句“代我问老师好。”车子又绝尘而去。

   “我回来了。”在玄观脱下大衣和鞋子,塔矢明子就抱着刚烘干的衣服从盥洗室出来,“アキラくん,以后不许事先不打招呼的夜不归宿。”明子的态度有些生气,塔矢说让您担心很抱歉,以后不会了,我现在很想洗澡。刚才在绪方先生的车子里又染了不少烟草味,让他更加的不舒服。看见自己儿子一脸的疲倦,明子也没有坚持说教下去,说:“洗澡水一直热着,你去吧。”


   蒸汽缭绕的浴室。

   哗哗的流水声,两具身体纠缠,疯狂地彼此亲吻。

   感觉身后有人把自己的腿分开,然后滚烫的那里就硬是挤了进来。

   没有润滑,没有准备,连过多的爱抚都没有。身后的人只是笨拙地借助原始的本能探索。

   塔矢感觉到自己的后面裂开,似乎有血,对,绝对是是血留了下来。把雪白的,烟雾中的浴室地板染出点点红,然后这个红色,又很快被滚滚而下的水给冲走。

   “进藤醉了”

   塔矢在心里不断地默念,因为他醉了,所以才放任让他为所欲为吗?塔矢没有时间去辨证两者的矛盾性,进藤带给他极度的愉悦和快感,甚至在某刻,他觉得自己喜欢进藤的这一事实已经传达给了后者,并且正在得到回应。

   。。。 。。。

   同样的蒸汽缭绕的浴室。模糊的镜子里,自己的脖颈上的红点一路延伸,淫糜而触目惊心。耳后还能感觉到夜晚自己被不停进入时候身后发出的粗重的喘息,那喘息带出的热气,让现在身在浴室的塔矢不自觉把双手握向了自己双腿的中心。

    身边的空气跟随快感不断飞速旋转,思想抽离身体,随时能看见天堂。

   “恩。。。进。。。恩。。。不。。。不要。。。进藤。。。进。。。藤——!!”

   好象能感觉到对方对自己的抚摩,光靠着想象就很快到达了高潮。这样淫猥的自己,让清醒后的塔矢羞愧难当。如果那时候拒绝就好了,为什么要跟着做爱了?这样自我厌恶,望着自己手心里残留的白色浊液,塔矢连心也一起跟着悲哀。

   “アキラくん?アキラくん!你没事吧?”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在浴室里待得过久,母亲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被热气熏得昏倒了吧?连忙冲干净手里的残物,一边回道:“我很快就洗好了,没事的。”草草得洗了遍身体,那一个个的红色印记被暂时隐没在沐浴乳的泡沫下又很快被水冲得显现出来。随时嘲笑着自己昨天晚上的荒唐。

   擦干,换了睡衣又回到客厅的时候,母亲正在为自己打点行李。“アキラくん,正好,你看看这几件大衣你带不带去?”明子招手让儿子过去,“北京的气候比东京要冷很多,冬天的话你可要多穿点呀。”只是去一年,不用像搬家定居那样隆重呀。塔矢看到母亲为自己的旅行袋塞了很多不必要的东西,又是叹气一脸担心的样子,终于笑了出来。正忙碌,“铃~~~~”玄观处的电话铃声突然大作,アキラ连忙起身去接电话。

   “您好,这里是塔矢家。”

   电话的那头沉默了很久,然后,“是我啦,进藤光。”

   咯噔。塔矢的的心快跳一拍。

   “那。。。那个。。。我。。。”电话里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塔矢有些不耐烦了。

   “没事情的话,我就挂掉了。”

   “啊。。。诶!等。。。等等!”ヒカル连忙制止,但是‘等等’以后,又不见任何回音。

   “你到底要说什么?”

   “我。。。那个。。。祝你旅途顺利啦。”

   到最后,自己还在期待什么呢?我们都还未成年,谁又在乎为那天的事情来负责?

   自己的欢送宴后,进藤醉到无法独立行走。好象个被抛弃的小狗在那里湿汪汪地吠着。终于无法丢下他,打电话给家里说不回来睡了,因为一早还有手合,宾馆离开棋院也很近,所以直接在宾馆里过夜。定好房间,把那只醉鬼好歹给拖进房间,好言好语劝进了浴室洗个澡好睡觉,却马上被抱住,

  “塔。。。塔矢。。。是塔矢吗?”

   烂醉的人嘴里吐出的话,让塔矢瞬间无法思考。

   然后,思考的机会也没有了。

   休息了一天,出发当日塔矢起了大早。没过9点,绪芳也开着车来了。到机场的路上也很顺利,塔矢想着终于要和东京短暂的告别,一年后的自己,会变得更强地回来吧。到时候,进藤又会有怎样的进步呢?进藤,怎么又是进藤。塔矢赌气收回思考,芦原先生不知道何时也赶到机场为自己送行。

   “アキラ,祝你一路顺利。”笑眯眯的芦原先生,旁边——旁边站着的是谁?塔矢猛然对上了那对大大的琥珀色的眼睛。

   “进藤光?!”

   “嘿嘿。”被点到名字的少年尴尬地笑着。看见塔矢面朝自己的严肃表情后,僵直在那里不知道如何回应。“アキラ,你在中国成长,ヒカル在这里努力。1年以后的日本围棋界,还真是令人期待呀。”芦原先生继续笑眯眯。但当事人却笑不出来。

   “アキラ,你该上飞机了。”绪方看看表,为恩师提着行李催促道。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ヒカル,アキラ突然笑了。他伸出手说:“再见!”

   进藤沉默地握上塔矢温热的掌心,アキラ能感觉到那个少年传过来的微微颤动。突然

   “塔矢!我。。。喜——”很快,他的话就被塔矢用力的握手打断。

   到最后,进藤也只是目送着塔矢走进了候机厅。


   再见了,我永远的对手,一年后我会变得更强,而你,也请一定要和我一样成长。

   再见了,进藤光,如果我们能再次相遇,请让我们彼此都学会正确的相爱吧。


                                                                                   ——amyjj
                                                                                2008/2/20/

   AMYJJ WANTS TO SAY STH:

   设定是小亮去中国的前3天,2只醉了,莫名其妙的XXOO,然后别扭啊别扭。别扭到亮上飞机。就这样,多简单的故事~OK。写完了。撒花~累死了,敲到现在。能写出文,真是自我惊讶。我不写文很多年啊,我果然还是对2只有爱的。(就是我发出的感叹了)。


amy | 20th Feb 2008, 11:45 AM | 光亮随影 | (112 Reads)

道不同不相为谋,有位逆CP的无聊分子,对着别人的王道文章大肆批判了一顿,看得我莫名其妙。都说了逆你王道了,你没事情找你的雷文里的毛病,有病啊?

我觉得,本来写文的又有几个专家呢?何必咬着人家的文章里的毛病在那里上升到写文取材的高度?有爱就萌,有萌就写。谁又能保证全才?有些错误又有啥,正确指出欢迎,何必在那里说风凉话嘲笑呢?我觉得写评论的肯定不是光亮本命,我阴谋主义一次,想必是某个逆CP的大作。

光亮文还轮不到某些吃不到葡萄喊葡萄酸的人来评头论足,有时间在那里JJWW,不如坐下来讨论下小光光爱吃拉面啦,小光光是女人啊,这样的问题不是你们更喜欢的吗?这样的光不是你们叫嚣的好接近原作好有爱的吗?

我完全不觉得作者是指出啥所谓的BUG。再阴谋论一次,这就是针对光亮的挑衅。写这文的人萌的是哪个CP,我能百分之一百断言,她喜欢的是纯会所的逆CP,而且是某受总命,更可能是步步莲花的最佳支持者。(事实证明我是对的,我去百度了,那位的确是小光光的拥护者。)

于是不懂围棋而写棋魂同人文的人很多,而也无可厚非,没办法,主题局限,你不会也没办法立即学啊……

我真是很想回这句话,对,不懂围棋写文的是很多,但光的性别至少知道吧?是男的,那这么多光光是女人哦的文章,也是无可厚非的吗?既然自己的CP里存在那么多乱七八糟,先去管管自己的爱吧,光亮还用不到您来说三道四。

本来文章的BUG讨论没有啥,拍砖啥的都是作者欢迎的事情,但是一旦这个砖里含了其他味道,写的人觉得好笑,我都觉得好笑。

道不同不相为谋。不喜欢这个CP来看什么?看出来的全是毛病,我还对逆CP里的女化问题无法容忍呢,我是不是也冲到某些论谈去写篇“谈小光光女化问题123”啊?

真是滑稽,怎么自以为是的人突然多了这么多!

TMD,还真以为光亮界没人了吗?

怒气释放完毕


amy | 14th Feb 2008, 19:08 PM | AY的RP大爆发 | (91 Reads)

情人节爱物语


   “贵様!!!”从房间里传出了棋盘翻落在地的巨响,然后就是激动的暴走。路过的绿服们先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但又很快恢复常态——该干嘛干嘛去了。显然这风景是这个星期来每天都会有的日课,而对于这暴力的制造源队长YZAK JULE殿下,大家除了苦笑还能如何。而诱发这场房间里战争的事主ATHRUN,却依旧淡淡然坐在椅子上,把放在自己这边的对方被吃的棋子归拢好:“YZAK,你又耍赖了。”他笑得非常无奈。

   今天考察完ZAFT的基地建设,才想着回房间洗个澡早点休息,却被YZAK的内线电话叫了出来。来到队长房,YZAK先是别别扭扭好一会儿,然后又拿出棋盘说要下棋。和YZAK成为恋人,是去年为NICOL他扫墓的时候,回酒店的途中看着眼角微红的YZAK突然说了爱。本来以为会被狠狠骂到臭头,结果后者只是古怪看了自己一眼,却又低头说:“好啊。”

  能和YZAK成为恋人,是自己想都没想到的事情。

  然后开始长距离的恋爱。

  每个月有那么几天YZAK会请了假来地球,或者是自己跑去PLANT。距离虽然遥远,但是两人却乐此不疲。只是,每次到最后不要演变成吵架就更好了。。。

  就好象现在——
   
   “你...秃子!混蛋!大笨蛋!!”明明不是孩子了,暴躁起来还是任性如未成年,“我怎么可能耍赖!我才没耍赖!”

   “你这还不叫耍赖?”明明被我将到了国王,却把整盘棋全打到地上去。

   “我就没有!”

   “你有!”
    
   “没有!”
  
   。。。。。。

   当这么没营养的话重复了3次以上后,ATHRUN才发觉自己好傻瓜。怎么就突然和YZAK叫起真来了呢。于是他站起身:“既然你说我耍赖,以后你找别人陪你下吧。和耍赖的人一起玩,一点意思都没的吧?!”

  “贵様。。。!”

  “我说的不对吗?是YZAK你自己要找我CHESS的,输不起却说别人耍赖。”

   为什么每次2人的单独相处,就会演变成世界大战呢?ATHRUN往自动门前移动,看到地上滚落的的大大小小的棋子和被YZAK一起扫落的被摔成2半的棋盘,他又皱了下眉,“已经是队长了,还和赤服的时候一样臭脾气。”
 
   “ATHRUNNNNN!!!你凭什么教训我!”急红了眼的小猫露出自卫尖利的爪子。
 
   “是啊,我没资格。再见了。”每次这个时候,ATHRUN就怀疑,YZAK到底喜不喜欢自己。不想多罗嗦。难得回一次PLANT,不是回来和人吵架的。哪怕再好脾气的人,每天被那个只任性的猫咬上一口,好耐心也就磨光了。不等YZAK继续爆发,ATHRUN抢先出了房间。

   真是莫名其妙!既然见了面就吵架,当初为何答应自己成为恋人呢?以前自己爱过CAGALLI,和KIRA止于暧昧。但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爱得这么累。一路走回自己的寝室,ATHRUN还在为刚才的时候小郁闷。难得随考察团从地球回PLANT访问,能见到YZAK自己是很高兴,但是短暂的滞留期里,自己更希望和YZAK享受的是恋人久别后的愉悦,所以当YZAK邀请自己去房间的时候,他还期待YZAK至少能态度缓和地说出让自己高兴的话来。事实证明,比起从JULE队长嘴里说出句温柔话,让猪上树还来得容易些。

  “请您收下这个!”走廊上冷不防冲出个ZAFT军服的MM,扎着对称的2只小辫晃啊晃,甚是可爱。身着绿色制服的她脸红红地捧着一只包装精美的盒子。

  “诶?”ATHRUN小小地吃惊了下,“MEYRIN,好久不见。。。你是。。。和我说话吗?”

   “请您收下这个!”MEYRIN双脸红得可以滴出血来,她把盒子往ATHRUN手里一塞,兔子般逃走了。2秒后,又有一个绿服的美少女塞给自己同样包装精美的盒子。然后然后。。。ATHRUN被这些突然袭击搞得摸不着头脑,在收下了各式各样礼盒N份以后,他终于忍不住对围在自己身边的女生提问:“那个。。。请问为什么要送我这个?”“哈罗!ATHRUN,好人气啊!”回答他的,不是脸红红、星星眼的众美少女们,而是抱着堆资料路过的金发帅哥。

  “果然情人节的人气NO.1啊!小心别给某人看到,又要爆走了哈哈哈~”

  啊,对了!经DEARKA这么一说,ATHRUN才想起今天原来是2月14日,伟大的情人节。难怪今天一早去基地考察时,一边陪同的YZAK就一脸别扭欲言又止,傍晚还一定要自己去他房间,结果好不容易等到独处时间,却又引发大喧哗。早知道自己喜欢的人是那么别扭口是心非着,自己还真的和他在这么个日子这么汹涌地吵起来。看来幼稚的不光是对方,自己也是五十步笑百步的傻瓜。
  

  想到这,ATHRUN一边道歉摆脱掉热情送自己巧克力的MM们,一边疾步往回走。走到走廊的另一头,就是刚才自己负气离开的队长寝室。只见自动门被花瓶的碎片、破掉的枕头、杂乱的书本堵得开开关关循环中。不难想像,自己离开后这里又曾经经历过一场大浩劫。透着这一开一关的缝隙,ATHRUN看到里面坐在乱物堆满的地板上的白服队长。

  “那个混蛋!最讨厌他了!秃子!呆瓜!大笨蛋!!”一边骂着,一边肩膀还在微微颤抖,ATHRUN的心也跟着这样的颤抖紧缩起来。“这种傻瓜,才不配吃我做的高级巧克力呢!对!我要一个人吃光,才不给他呢!一粒都不留给他!”当ATHRUN走到自己身后,恶狠狠诅咒着自己恋人的队长似乎还没察觉到,只是一个劲往自己嘴里塞着一粒变形的,样子丑丑的巧克力。“不留给他吃!大秃子去死!去死!”

   叹口气,把这只实在是任性到不得了、却也可爱到不得了的猫咪抱进自己怀里。被突然到来的温暖,YZAK只有震得吃惊回头看。没有眼泪,却随时会哭出来的样子让ATHRUN更加紧更加紧地抱住了他。

   然后就是长长久久的沉默。

“去死啦!秃子!”先打破沉默的是YZAK,他微微挣扎,想离开钳制住自己自由的束缚,却被后者抱得更加用力。

“我死了,我怕你找不到比我更爱你的人会伤心的。”难得的情人节,平时觉得肉麻的话在此刻也说的好似顺理成章。对,一切都是因为今天是情人节。

“。。。笨蛋。。。”最后的小小抱怨,马上淹没在ATHRUN堵上来的嘴唇里。在YZAK嘴里还没来得及融化的巧克力于是在ATHRUN的嘴边蔓延,好甜好甜。不乖的小孩、口是心非的小孩,都要打PP好好调教一下,调教的地点嘛,ATHRUN笑盈盈的目光,落在2人身后不远的单人床上。

                                                                                 END

AMYJJ WANTS TO SAY STH:


  写完了,眼泪。其实,我知道小A是不会这么轻易和小Y服软的,也不会对小Y说出这么RP的话,但是我想听小A对小Y说呀,想呀想呀,于是这么久8写文的我,实在是LOLI了一把,小白文一篇。AY绝对!要宠小Y哦~


                                                                                 amyjj
                                                                                  2008.2.14.


amy | 14th Feb 2008, 14:21 PM | AY的RP大爆发 | (52 Reads)

我也要祝福光亮,仙流,撒米,亚神我爱的所有CP都幸福

颜色的考完上,现在复习最大

Pictu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