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my | 2nd Jun 2006, 00:46 AM | 走读人生 | (136 Reads)

至于后来会长的妥协,这里面也有一些八卦。首先,副会长和会长住的城市其实并不远。自己开车上高速公路直达,时间大概需要4-5小时。而且在我们工会第一次聚会之前,会长和副会长就见过很多次很多次很多次了。亏我还以为他们只是网络上的陌生人。
而且在不久后的某次半夜聊天中,我更确定了他们因为“会长老婆事件曾见面的事实”
那次聊天,我们说到肚子饿了吃消夜然后扯到各地的美食,然后会长就说起他们那地方的一些小吃,我们都听得很口水。
副会长就很不满的说,上次我过去你怎么不带我吃?
然后会长沉默了一会才说,我要带你去的,你说不去。
副会长马上说,靠,又不是猪。那时候你吃得下?
会长就一贯温柔的让步说 那下次你过来我再带你去吃
听到这段对话,心怀不轨的我就起哄说什么时候副会长和会长私下见面了。
会长就很老实的说 上上周他开车过来……(那就是我们在樱花树下发呆的那周)
然后很让人惊讶的,副会长居然用从来没有用过的(就我的认知范围啦)口气说,你给我闭嘴。
于是会长闭嘴,副会长假装忙碌让会长和他一起去刷boss,然后他们消失。

于是以上对话和他们的那次会面,被当时已经Y得不行的我自动转化成了N18

现在重新整理思路回想,我觉得应该是当时越来越绝望的副会长自己亲自过去找会长要个结果(这也符合他的性格,他的确不是非常善于沉默等待和隐忍被动的男人),然后见面说了在工会里发生的事情,然后他们起了冲突(至于这个冲突是因为我还是因为会长的老婆我不知道)。我甚至觉得那次副会长对会长表白了,至少应该是说出了自己的心意,然后让会长做选择。会长当时肯定没有给副会长明确的答复。回来后的副会长继续在RO里等,那个就像一个约定,如果你愿意,我在天津城最大的樱花树下等你。(自爆XDDD,等俺Y完这个找个时间来写隐晦的同人文>\<,要不JMS写给我看吧我累了打字好累T"T)

我的确见过他们两个,在我还不知道他们的关系之前。
工会聚会嘛网游过的应该都参加过一两次吧
会长大概178左右吧,皮肤很好,长得不算帅,但也不能说难看。气质很不错,聚会那天穿的是休闲款的西装,大概是牌子货,我没机会看是什么牌子。眼下举止看得出从小家教很好。
我对男人的长相其实没有太多概念。顺眼就行,会长很顺眼。
副会长比会长矮,175,他自己说的。但见面后发现他的腿很长(>\<),腰很细,肩线很好看,所以显得高。穿的是牛仔裤和Y恤,有漂亮的手指。他是做法语翻译的,感觉人比较西方化,头发染了,戴蓝色的隐形眼镜。外表比较出众,但也不算非常帅啦,不过和他走在街上很多MM回头看。XDDD,腿长,腿非常漂亮……(无限怨念)

会长老婆事件之后不久,我们SF架多了一台服务器用于缓解卡机停机的压力。游戏运行起来的确比以前流畅多了,而且也有越来越多的玩家加入了我们SF,我们工会的人满员之后,会长决定开分会。分会建立后,就要涉及到谁来做会长。于是没有任何悬念的,副会长出任分会的会长。这就意味着以后我不能在工会聊天频道看到正副两位的YY对话了,我很痛苦的选择着到底是跟着副会长去分会呢还是留在主会里。想来想去觉得会长那人沉默呆板还是副会长可爱一些,于是趁着主会也要分些中层干部出去帮助分会的新人,我假公济私的跟着副会长到了新的分会——神域Ⅱ,把牧师号留在了主会。
后来某天半夜大概已经3、4点了,我睡不着于是决定上RO去打发时间,上去后发现副会长也在线就跑过去和他聊天。
那个时段主城的人满少的,除了挂店的商人,就只有三三两两的夜猫子在晃荡。
这时候一个金发MM初心者走到我们面前问我们在哪里转职。
我告诉她在中央花园后,她笑了笑说,和以前不一样了。然后很感慨的说以前还要弄很多材料做任务的。
我说 那是GF,这里是SF一切简单化。
那个MM转职后回到我们这里(我们当时蹲的地方是孙燕子的旁边),是一个可爱的小商人。有时候在网游里你会忽然对一个陌生的ID特别的有好感,会对她特别的照顾一些。比如我当时就莫名其妙的很喜欢那个金发的MM,可能因为她的发型和我当年在GF练的那个永远没能转职的小服侍一模一样吧。
我翻了翻仓库在里面找了几样适合她用的武器装备交易给她,那MM很高兴的说谢谢。
然后我问她,要带么?
MM很客气的拒绝了,说她有朋友在这个服,不过现在没上线。然后说,她不是新人,以前在GF玩过的,rely on one's own efforts ,然后对我们说谢谢,说这个服的人真kindness呀。然后消失了。
(这里我要解释一下,里面的那句英语的意思是说依靠自己的努力,但是不是金发MM的原句子我已经不记得了,时间太远再来是我是英语白痴四级都没过,所以刚才用金山找了一个类似的意思,这里有精通的JMS就不要和我计较了。)
副会长忽然对我说,那个MM可能是国外的。
我问你怎么知道。
他说这个时段上来的。
我说那我们也在这个时段上线,我们是不是爪哇国的呢。
副会长就说,她说话会不自觉的夹外语。
然后我说那我还会“止めて……”(yamade)
副会长打了无语的表情说,还有她的名字。Jamie,是法语我爱的意思。
我说那你的名字还是Diker呢
副会长笑了笑,没有再和我争论下去。
这本来只是一个很快就被遗忘的小插曲,但以后,副会长和那个叫Jamie的女孩子渐渐熟悉起来。
这其实也是孽缘,那段时间刚好副会长接了一个法国公司的文件来翻译,大概10W字,工程很大而他又是夜猫体质于是完全过着日夜颠倒的生活,而那个女孩子原来真的如副会长说的是国外的,具体国家在加拿大,96年全家移民过去的。这个是后话。JMS也知道加拿大的时差和国内大概是相差12-13小时,于是夜猫的副会长和Jamie经常撞在了一起。
一个西化的男生和一个几乎是在国外长大的香蕉女生,他们说的话题自然会比一般的朋友要广一点,再加上副会长当时满有兴趣去参加什么国外自助游,于是两人越发的聊得亲密。
我因为时间差的关系和那个MM的接触并不多,但不多的接触让我了解到那个MM并不是讨厌的人,做人独立有主见见识广更重要的是微操也很好,她的战铁后来在PVP还是一时的传奇,所以当时有人怀疑她其实是RY,一时论坛闹得沸沸扬扬。这是后话。
然后某天在工会的QQ群里聊天,副会长就说,Jamie五月份可能会回国,然后问我们要不要五一的时候工会聚会。(这次聚会就是我们的第一次聚会,所以我记得比较清楚)
然后就有人说,Jamie不是我们工会的。
副会长就说,反正是朋友见见都无所谓。
他看到会长没说话就特意问,阿杰你五一休几天?
会长说不一定可能不休。
然后副会长就像是很惊讶的说你上次不是还说加上年假有半个月的么?
会长就说什么会变的。
副会长说怎么这样,我都把工作赶出来了。
会长说,你赶出来不是为了和加拿大美女见面么?
这话其实放在男生之间也就是一般的调侃,但副会长的反应也很奇怪他说,你吃醋啊?
会长停了一会,岔开了话题,明天GVG你组织好人。7点45集合。
副会长不死心的追问一句,你是不是吃醋
会长没有回答。
然后副会长也不见了。
估计是私聊了吧
我当时只以为这是一件让人YY的小事而已。但现在想起来真是玄机颇多——他们肯定是已经约好了五一的时候私人活动,然后副会长为了赶上假期拼命把工作做完,就是为了配合会长的假期,而会长后来听到副会长居然要和加拿大MM聚会(其实是集体聚会啦不过在有情人眼里把情敌无限扩大化了-v-),于是就赌气说五一的时候他没有假期。而且说实话,现在想想会长那句“什么都会变的”真是哀怨至极点啊。不过当时的自己显然是YY功力未够班啊。

给妈妈买完礼物回来了~,各位JMS有跟妈妈说节日快乐么?


后来服务器开始传那个MM是副会长的情人,我那时还不知道副会长和会长的具体的真正的关系,所以也很乐于看到副会长有喜欢的MM,尤其是这么优秀的MM。比起会长的那个变态老婆来说这个Jamie简直是完美了。
但显然不是每个人都象我一样这样希望。一开始的时候那个MM就说过她在这个服务器是有朋友的,而且不是冤家不聚头,那个MM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敌对工会"樱帝国"的高层名字好像叫什么颓废气质,是那种很奇怪的既不像繁体的字体,因为不好称呼,在游戏里我一直叫他废气-。-。当初介绍那个MM来我们服务器的就是废气。在前期带那个MM给她比较好的装备的也是他们工会的,但后来很明显那个MM和我们工会的人关系比较亲昵一些,确切的说是跟我们分会的关系。这个其实也可以理解,一般人玩网游很难常常在半夜2、3点还在线,就算在线的也是一些不是刷boss就是疯狂练级的人。像副会长这样专职地板通宵聊天的人实在很少。游戏时间决定游戏伙伴的亲密度。这是一个稍微有点现实但让人不得不承认的网游法则。
副会长和那个MM的关系导致我们和樱帝国的关系越发敌对。确切的说是,樱帝国那方面单纯的开始更加敌对我们。他们认为我们的副会长用美男计夺走了他们工会培养出来的战斗人物(美男计==|||),而后的某次PVP,我们工会的人在里面试验配点,被樱帝国的人杀了(工会之间的仇恨有时候也是很可怕的,虽然比不上现在wow里联盟和部落的那种游戏运营商设定的仇恨,但所谓的在PVP里见到XX工会的就杀之类的通告并不稀奇),而后副会长知道后就带人去清了那个场(所谓清场就是把那个PVP地图里除了自己人的其他人全部打出去),这件事在我们的RO生涯中简直是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对于“樱帝国”和“神域”这两个大工会而言,这也不过是无数次交锋中的一次,但不同是,那次副会长带的人里面,有那个MM的战铁。而且那个MM当时挂的工会图标还是“樱帝国”的。
说实话我理解废气那群人的心情,毕竟自己介绍来的朋友,自己把她带出来(这个带并不是单纯指带练级,SF的设置和GF多少会有出入,教新人快速熟悉这个服务器的种种法则比如赚钱升级打怪刷极品装备也是“带”),给了她好装备好道具到头来却帮着自己的死对头打自己,任何人都会受不了吧。所以,后来对于樱帝国快速将Jamie驱逐出工会,并且在包括工会论坛的地方下达了PVP和GVG通缉令的做法,我都觉得这是正常的可以理解的范围。
事情坏就坏在,Jamie是一个非常倔强有性格的女生。后来的聚会我有问过她对于这件事的想法,她跟我说被工会驱逐是小事,但所谓的PVP和GVG通缉就让人郁闷了,她认为她愿意和谁在一起玩是她的自由,这个服务器的任何地方她也都有资格去玩,没有任何人有权利将她排斥在某个游戏地图之外。(受国外教育长大的ABC就是不一样,他们崇尚个人英雄主义和自由主义的精神显然要强过在国内从小受教育团结就是力量集体的荣誉胜过一切的孩子。比如我被工会驱逐就要死要活觉得人生无望了)
Jamie的倔强和性格表现在了越不让我去我就越要去。从此她变成了PVP的常客,和樱帝国的人杀得你死我活。
而对于副会长来说,他是绝对不会放任一个女孩子因为自己的缘故而被别人欺负的,上次的会长老婆事件如此,这次的Jamie也是如此。但副会长认为这是私人的恩怨,一直把工会排除在这件纷争之外,再加上他们PK的时间都是半夜。所以会长很长一段时间并不清楚在分会发生的这件事情。
因为这种被摒弃在副会长的世界之外的心情,所以才会导致一贯温和的会长后来有些失态的表现吧。
所以说爱情让人面目全非。

打……打不完了要出去了
T T
晚上回来如果还有时间继续更新


在我们工会。每一次的GVG之前,都是由会长或者副会长写工会的布防文件(就是该怎么防守怎么进攻谁负责后勤情报谁守大门谁守中门谁守华丽房间的一个任务分配表),而GVG之后也有所谓的总结战报(总结本次工会的合作情况总结敌对工会的表现表扬出色的批评犯错的)。而有一次,副会长不知道忙什么去了,来不及写任务分配表。主会是由会长坐镇没有出现问题,但分会仓促应战而且当时的高层(就是象我一样的啦)还不足以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很好的指挥一场GVG,于是那次我们分会输了。
这次虽然是副会长的失误。但并不是什么大事情,胜败是兵家常事。可非常奇怪的是会长的反应非常的大,首先一定要副会长在总结战报里好好的写清楚失败的原因。然后还在高层会议上公开的用很严厉的话指责副会长的失职。
因为会议非常的无聊所以我现在记得并不是特别的清楚。
只是后来会长和副会长的对话变得非常奇怪。
会长说副会长玩物丧志说自己把分会交给他是信任他但没想到他搞成这样子。
副会长一开始还是比较沉默的接受批评的,但听到这句话就明显很生气的问,什么叫玩物丧志!!!
会长就说你和樱帝国的那个女铁匠的事情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副会长就说Jamie现在是我们工会的人,身为会长说话要负责。
会长说,都拉进自己工会了啊下次是不是就变成会长夫人
当时听到这段对白的我真是满脑袋的冷汗黑线啊。平时满稳重成熟的会长幼稚起来居然会说如此……嗯……可爱的话。
这种反常当然不止我一个人意识到了。
于是我看到副会长站起来走到会长面前蹲下(他开的是牧师)然后问,你吃醋?
会长这次没有逃避问题,而是飞快的打了一行字:你这个人从来就是自我感觉太良好却不知道其实你很讨厌。
这句话说完会长光速下线。
副会长留下一句我先走也下了。
被丢在现场的高层私下议论纷纷,只有我陶醉的认为会长在吃副会长的醋。而其他的都在八卦的猜测已经没有老婆的会长是不是也喜欢Jamie所以妒忌副会长。
而后会长和副会长似乎在冷战,确切的说是会长在躲避副会长。不过接下来GM举办的全服PK大赛让会长的鸵鸟行为无法再继续下去。
那是我们服的第二次pk大赛,因为服务器玩家增多的缘故,所以GM将获胜方的奖品提升为了太阳神头盔一顶、女神项链一对、破甲短锥一把、RO币5000W。
钱就算了,只是那三样东西当时在我们服是极品中的极品了,而且除了活动取得之外,没有任何方法可以得到。所以这次活动各大工会都摩拳擦掌踊跃报名。
为了更好的叙述后面的事情,我还是要先略微的说一下PK大赛的规则,可能记得不太完整了,我尽量写清楚。
1、以组队为单位参赛。
2、每组人数限定5人,职业任选,但5人必须不同职业。
3、一个帐号只能报名一次。(在RO里1个帐号可以建5个人物。但这次PK赛每个人只能从那5个人物里选一个出来参加,剩下的4个不能参赛)
4、报名表由每组的队长在大赛开始前1周报告给大赛负责人,超过报名时间的视为自动弃权。

PK大赛的公告出现在我们SF论坛之后,各大工会都开始紧密的讨论组队的最佳组合最佳的战斗阵形。然后某天在工会的QQ群里,我看到群里的大家在七嘴八舌的讨论我们工会参加PK赛的队伍名单。
聊过QQ群的JMS都知道,如果没有一个为主的人主持话题的话,Q群里的对话就会非常的混乱。几乎是你一句他一句,我问的问题还没有人回答,他又会提一个新的问题出现。所以当时虽然大家聊得热络但聊了很久都没有一个结果出来。
于是他们就问怎么会长还不出现啊,都几天不见了。
是啊是啊,副会长也不知道去哪了
难道我们工会不参加这次PK赛么?到现在都没有消息。
我想要太阳神头盔啊T T
#……¥%¥……%
一时间QQ群里充斥着一群男人的哀嚎声。
从来与PK大赛之类的绝对无缘的我躲在群里的角落处,思考这次会是副会长妥协呢还是一贯温和的会长先妥协。
正在YY中看到了会长的红色字体闪过,他说最近两天的工作比较忙关于PK大赛的分配问题可能要推后,然后让会里的战斗主力先自己分一下。
然后我不怀好意的问,那副会长呢?既然会长那么忙就别费心了,让副会长做分配表吧。
群里那些单纯的家伙一叠声的附和我。
会长说,最近我没遇到Diker,你们遇到他自己问。
群里的人满口答应。
我听会长这么说差点笑翻。果然是老实的会长大人啊,你最近没有遇到副会长的话怎么不问我们有没有遇到?而是一开口就说自己最近没空任务分配表所以要推迟几天,就算当时副会长也忙,你至少会像以前一样说,你们副会长最近也腾不出时间之类的话吧。
这种没有遇到副会长的谎话,骗骗别人就算了,骗我?你和副会长什么关系?十次工会战六次都是副会长写的战报,最近1个月以来工会布防都是副会长在做。就算是麻烦了他但你哪次不是麻烦他。嘿嘿,让不诚实的孩子受到一点点小小的惩罚是为了让他以后不再撒谎。
于是我打字,会长你和副会长还没和好么?
会长你和副会长吵架了么?我怎么不知道?这是会里哪个迟钝的家伙问的==|||
上次呀,分会丢了斐扬2(基地名字)的时候。我继续不怀好意
丢了城相互埋怨一下我们也经常做啊。我老公上次还说我是工会的废才呢。——工会某舞娘
啊,上次啊,泡泡你想太多了。——工会某十字军
那是小争执泡泡你也当真?果然是笨笨啊——工会某刺客
是这样子啊,那会长去跟副会长说让他来做分配表吧。——我说
然后不意外的看到会长半天没说话。
然后副会长的信息就出现在Q群里了。他说分配表他已经做好了,然后上次的战报总结也发去会长信箱了,让会长注意收一下。
会长嗯了一声。其实这里也有点小问题,就是关于战报的事情,以前的惯例,战报是直接发去BBS的,但为什么这次副会长要发去会长的信箱?难道有东西是我们不能看的么?(持续YY)
然后副会长就说,那我开始大概分配一下PK赛的队伍,有意见的可以提。
具体过程涉及到太多的专业术语,记得不是很清楚了,我省略吧。(= =|||)
总之后来剔除装备差的网络烂的微操不及格的(T_T),大概选出了18个人。然后工会内部PK组合之后选出了15人,准备参加初赛。
我只记得其中一队是会长的骑士、副会长的牧师、还有全修的巫师、控鸟的猎人和一个牺牲型的十字军。
参赛名单交上去后,GM们分出了初赛的名单。
这里的叙述麻烦而且我记忆很模糊,干脆偷懒不说了。
会长的那组一直很顺利,一路披荆斩棘杀入八分之一赛。(是不是叫八分之一赛?就是8个队伍取4个队伍再比赛的那个-。-)
当时的八个队伍分别是我们工会的2个(其中一个在十六分之赛里遇到樱帝国的强队被淘汰),玩美的1个,樱帝国的2个,还有死神的1个,简单爱2个。

八分之一赛开始前,工会的人都很兴奋的猜测我们会遇到的对手会是哪个工会。
论坛上关于谁会是最后赢家的帖子也越来越多,甚至后来还出现了GM为庄家的所谓合法赌局。
会长的那个队,以及樱帝国的队伍,还有玩美的呼声都很高,当然押死神和简单爱也不少。
比赛的分组出来后,不知道是不是GM故意的。我们的2个队分别对上樱帝国的2个队,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么?
我们当时对会长他们是非常有信心的,那个组队简直就是我们工会的黄金组合,曾经创下过5个人连刷五城秘密基地的辉煌战绩。虽然樱帝国的那个队伍也很强不过我们几乎没想过会输。
然后有句话叫天有不测风云。在和樱帝国比赛的前5天还是6天(记得不是特别清楚,反正不足一星期时间),会长的所有装备被盗了。确切的说是整个帐号都被盗了,密码没有改,但所有的装备物品包括现金全部没有了。
事情发生后,副会长马上联系了GM想要从数据库查到东西到底流到了哪里。但GM查询后告诉我们对方显然也是高手,数据库里没有直接交易的记录。
副会长在工会群里说这件事的时候,加了一句,也不排除对方根本就不想要阿杰的东西,只是单纯的将装备销毁而已。
会长就一直在思考自己最近是否中了木马病毒。
然后最大的问题就出现, 没有装备的会长怎么去参加PK赛?如果是平常的PK还能靠一般的装备混过去,但和樱帝国的比赛,可以讲是我们服两大高手集团的大比拼。网速电脑的运行状态都会影响到战局,更何况是与人物强弱关系密切的装备丢失?
于是,会长队伍里的那个牺牲型的十字军就说不如弃权吧。与其输得凄惨不如事先弃权还能保留工会的面子。
猎人也说没有了骑士的话是不可能能赢的。
巫师说博一下也许能行。然后自己改点牺牲INT(RO里的智力点,关系到人物的魔法伤害值)改加VIT(RO里的体质点,关系到人物的防御高低)。
会长反对,说这种组合平时玩玩还过得去,和樱帝国的那群高手一打就看得出破绽。
很久没说话的副会长就说,那你的意思是要弃权?
不弃权,弃权的话我们这么久的努力不就白干了?樱帝国的人还以为我们怕了他们吧。而且……会长停了一下然后说,阿亮你有参加论坛GM的赌局吧?你赌了多少?1E还是2E?
副会长就发了一下笑的表情说,4E。
群里的惊叹此起彼伏的效果倒是满好笑的,可是当时谁也笑不出来。
然后会长似乎一点都不意外,只是问,押了什么?
我们两个队伍分别押了1.5E和1E,玩美赢1E,简单爱5000W,副会长说。
全部家当?
差不多啦。
那么,这样吧,昨天玩美的会长还问我说能不能借我们工会的牧师给他们。我跟他们说一下,阿亮你去玩美。你的号我再找人来顶替。
你什么意思?我隐隐觉得副会长生气了。
御 18:51:24
这样是最好的方案。如果赢了的话,首先你的赌局不会输的太惨,然后我们还可以跟玩美要奖品的一半,别忘了是他们提出要我们提供牧师帮助的。
我为什么要让别人用我的ID啊!我为什么要用别人的ID去保护玩美的那群白痴。而且你当玩美的人是笨蛋么?凭什么奖品分我们一半?这句话是副会长用粗黑字体打出来的。
阿亮你别吵。听我说完。据我所知,玩美的副会长押了我们这组2E,他们自己的工会1.5E,GM开出的赔率都是4吧。如果我们赢的话,玩美能赚6.5E;但如果玩美自己赢,他们不止能赚回赌本而且还有装备。
你觉得我们一定会输?
只是机率问题,这样子我们的胜算更大,不心里也知道吧。怎么样?
我不习惯让其他人用我的ID。
只是一次。
一次也不行。总之这件事我已经有办法了,我不会去玩美的。副会长丢下这么一句,就没说话了。
(这一段我要解释一下当时对话的肯定不止正副会长两个,不过其他都是没营养的废话,就没必要打上来)

副会长退出工会群聊天之后,我Q他,他没有回我。难道是一怒之下下线了?其实我觉得会长的提议是很有道理的。在得知会长装备被丢的时候,我曾去论坛看了一下和会长的队伍比赛的樱帝国组的阵型,心灵刺客、武僧、牧师、巫师和战铁。比起会长的队伍,樱帝国的这个队更偏向高攻击。没有骑士牵制他们的武僧,我们的十字军一个人是抗不住心灵刺客的心灵攻击和武僧的阿修罗霸凰拳(刺客和武僧的超级攻击技能,伤害值都在1W以上。)的同时攻击。
那个时候的我,大概还不能理解什么是“专署的”、“只为一人存在的”牧师这种东西,所以同样的,我当时也无法理解副会长当时的心情。现在想起来,自己的ID被别人使用,而且自己还要用别人的ID去保护另一个没有感情的人,对于他来说,其实是非常难以接受的吧。
关了IE后决定上游戏逛逛,然后看到Q上有副会长传来的信息:泡泡开牧师跟我去兽人洞。我在门口等你。
穿好装备带好蓝石我传送到兽人洞看到副会长的巫师坐在门口。
走吧
去哪
酋长(兽人酋长,RO里一个极丑的boss,兄贵。)
不要我怕我会被踢死
没见过牧师这么怕死的!副会长根本不理会我的抗议将拉我进了队伍,然后首先进了地图。
我只好一路跟在他后面颠颠撞撞被蝙蝠纠缠被骷髅非礼的到达第二层。
副会长,你真的不考虑会长的提议么?
难道你也要跟我说顾全大局这种蠢话么?
惹怒发脾气的副会长是不理智的,尤其是当肥胖的酋长挥舞着斧头向我砍过来的时候,我可不想被他仍在兽人老大的老巢做压寨夫人T T。
光速换了一个位置躲到了副会长的后面,打了一个谄媚的微笑表情我讨好的说,我只是好奇既聪明又英俊的副会长大人会用什么方法解决这个问题啦~~~
相对我的手忙脚乱,副会长显得很镇定。给了我暗壁然后给自己暗壁,暴风雪将酋长和他的小兵推开,然后火箭术,瞬间十连击。
我乖巧的在一旁加状态。一时之间只传来怪物被打中的惨叫。
然后用不了多久酋长倒地,我惊讶的看到一贯懒惰的副会长居然抢在号称垃圾小泡泡的我前面走上去检查怪物掉的东西。他大概扫了一圈没看到自己要的,于是退开,我冲上去把地上的东西不管好的坏的一个劲的往自己身上划拉。
副会长不耐烦的催:拣完继续找酋长。然后自己抢先飞走了。
这样打了三四只,我拣的垃圾已经超重,对于牧师等法系职业来说超重就不能自动回复魔力值,副会长看着在清理东西的我,很无奈的摊手,你怎么跟个小白似的什么都拣。拿来,我帮你背一点。
我高兴的交易他,一把血斧(酋长掉的斧头,商人用可以加快走路速度)交易过去两把血斧交易过去第三把的时候沉默的副会长大怒:我一个法师你让我背这些!没洞的力量戒指你拣着干吗!副会长边念边把我辛辛苦苦拣的垃圾往地上扔
我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副会长你不是想要把会长的装备打回来吧。
泡泡你没他们说的那么迟钝嘛。副会长的信息传过来。
会长的东西很多啊,时间太短了,我们打不到的。我懒得理会他的讽刺,因为想起我那一星期都没打到的灰森灵卡。
基本的一些装备工会里本来就有,要不也可以收。只有酋长卡、属性镰戢以及小强卡要自己打。
(酋长卡:酋长掉的卡片,反弹物理攻击用的,是十字军和骑士对付武僧的绝好卡片。比如武僧打了你1W的HP,但因为装备酋长卡,那么武僧自己也会受到反弹伤害,具体多少我忘记了。)
(属性镰戢:带水火土神圣黑暗等各种属性的枪。是枪骑士最好的武器)
(黄金小强掉的卡片,100%防御所有魔法,巫师的克星啊克星。)
可是时间太短了啊。我心疼的看着地上的垃圾——555都是钱啊。
不试试怎么知道?或许我们运气好呢?副会长笑了笑。
好吧,打就打吧。反正我无聊。我也跟着笑了笑。
其实……我知道拿走阿杰装备的人是谁。副会长忽然说
咦?
是X娟吧(姓我就不说了保护私隐嘛),就算不是她,也应该和她有关系。
X娟是谁?
阿杰以前的女朋友。副会长估计已经被我气得不轻了,因为我看到他正在放火箭的速度停了一下。
对哦,她知道会长的密码。那直接让会长跟她要回来不就好了。
没关系,阿杰没有的东西,我再帮他打回来就是了。副会长站在暴风雪中笑了笑,打死酋长后的MVP绚丽字样出现在他的人物头顶,真漂亮。
嗯!!PK赛之前我一直陪你打吧。
副会长当时似乎很高兴的答应了,我也很高兴终于又可以和他一起逛地图了。
但第二天陪他打的人就变成了会长。我被分配去海底那种阴森潮湿洞窟里找一跳一跳的水母要卡片。
有些故事里你是配角就是配角永远是配角!!T_T我愤愤的一下一下敲着水母一边躲避海葵的触手,一边看着工会聊天频道里那些伙伴传来的信息什么忘记带蝴蝶翅膀(道具,可以回到存档地图)只好自杀回城什么刺猬虫太小气三天只掉2张卡什么忽克连(精炼的NPC)那个白痴又砸坏了我的盾牌大脚熊怎么还不给我卡片啊啊啊。
我看着他们的对话,忽然觉得其实PK赛赢不赢也没关系吧,因为我们是神域,是一家人。就算失败了,也还是一家人。同样的,别人的故事里你不是主角也没有关系吧,只要他们是幸福的,就算没有自己的戏份。
PK赛的前一晚,我们的其他装备已经齐全,就只差小强那张全魔法防御卡。
当时几乎全工会的人都在下水道刷小强。(打过RO的人也知道那个地图曲曲折折光线又暗,小强固然是boss里比较
 
☆☆☆不整理不行于2006-05-17 22:56:10留言☆☆☆ 
 


--------------------------------------------------------------------------------

 〖Paypal买电子书!〗〖博凯减肥乐升级版〗 
 
比较垃圾的一个但因为那里地图复杂所以打起来其实比酋长死灵之类的要费力)
从满怀希望的打死一只到发现没有掉卡时的沮丧,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工会的其他人都因为或工作或学习的原因渐渐下线休息,最后只有我和会长还有副会长以及Jamie的铁匠在。
会长跟副会长说,让他去睡。
这是他为了打属性镰戟后熬的第三个通宵。(镰戟打到后需要精炼,很多玩RO的精炼狂都信奉半夜某个时刻精炼的话,能得到理想的武器)
副会长拒绝。他说他不是第一次通宵。
可是你以前白天都有睡觉啊。我们劝他,但他异常固执的就是不去睡。
最后会长说,难道阿亮你以为没有这个卡我就垃圾了么?还是说你对自己的牧师技术根本就没有信心?
我和Jamie一致认为会长在找死。这是有前科的。记得有次某工会的猎人在PVP里面杀了我们工会的某服侍MM(那个MM是99级的服侍纯粹练来玩的),然后还说奶妈这种职业也就跟在别人屁股后面加加血,穷人才喜欢。然后这话被副会长知道后,光速洗点换装备然后和猎人1VS1,楞是缓速天怒沉默神圣之光(牧师技能)将那个不懂事的猎人打出PVP。
我悄悄话对会长说,熬夜的人肝火旺盛啊
会长回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而后我看到副会长停下来了(我们当时是在分开找小强,所以从小地图上可以看到对方的活动点)我估计他当时在打字,但一向沉默话少的会长另一句出现在队伍聊天里:阿亮你还记得我们刚开始玩骑士和牧师组合的时候么?
记得,你那个时候蠢死了,不对,你现在也没好到什么地方去。
呵呵,其实那个时候的事情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不过,阿亮你才70多刚转职一身垃圾店货(店货就是指在NPC商店里买的装备相对于从怪物身上掉落的要差),还能在钟楼扛着4、5只钟怪唱圣母(圣母之颂歌,能使队伍成员的魔力值恢复增快2倍)的样子,我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好像发生在昨天。
天啊,我和Jamie当时就呆住了,我严重觉得自己是阴暗下水道(刷小强的地图)里一颗明亮的电灯泡,还是1000W的那种超级白炙光。
迟钝又单纯的Jamie还很迷惑的样子悄悄话问我,泡泡,为什么我觉得气氛怪怪的。
因为地下很多蟑螂你不习惯。
是这样子么?
就是这样子。
敷衍完迟钝的ABCMM,我拉回聊天栏的时候看到副会长的话,大家都去睡,明天好好休息为PVP做准备。
果然还是会长有办法呢,不愧是多年的合作伙伴(当时的自己真是CJ啊)
你明天可不要摔鸟。(RO里骑士骑鸟,死亡的状态就是从鸟背上摔下来躺地上,然后鸟也躺在地上的样子,所以我们都称骑士死亡为摔鸟)副会长说
那就要仰仗阁下多多费心了。会长回答。冷笑话啊冷的要死可不知道为什么副会长居然发了一个大大的^_^的笑脸过来。
我当时困得不行,听到副会长答应去睡,于是说了晚安也下去睡了。
然后,故事到这里,我觉得其实已经可以结束了。
PK大赛和樱帝国的那场我们到底还是赢了,而后一路杀进决赛。最后对上的是简单爱。
决赛采取的是淘汰制(前面提到过PVP里第二次死亡尸体才回到存档点,就类似于擂台比武的出局。但最后的决赛是,如果第一次死亡,尸体留在原地,牧师不能复活,队员就此淘汰。剩下的继续比赛这样子)。
我们最先挂掉的是猎人,然后是十字军和巫师。最后的那一局其实真的很精彩,而且颇有宿命感。我们剩下的是会长的骑士和副会长的牧师而对方剩下的就是巫师和刺客。
现在回想起来我就一直很怨念居然没有录像的人将那一场比赛录下来,以至于那场PK赛我现在回想起来只有两个字——紧张。
但我觉得上帝还是始终厚爱我们,在会长装备被盗的时候,工会的人始终相信会长和副会长的决定,那是团结。
在我们用短短的5、6天时间刷装备的时候,尽管也辛苦得想要放弃,但最后我们还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卡片和武器,当工会的人在会频里欢呼的时候我看到我们的友情。
在我们因为打不到小强卡绝望的时候,他也没有剥夺我们相互的信任和依赖。
而最后,我们赢了。尽管非常的艰难。
当GM用全服务都可以看到的黄色字体公告说神域的“站直了别趴下”队伍获得最胜利的时候,整个工会都在欢呼。玩美的人当时也在我们工会旁边身为同盟,他们一边恭喜我们一边感叹说神域这次真的好强。我坐在人群里,和工会的人亲成一团。
玩美的副会长走过来悄悄的M我,泡泡你上次跟我借的200个铝你什么时候还啊?还不起就以身相许吧,让你们那牛B的副会长给你一套好嫁妆。
T________T 上次副会长帮会长精炼武器,我总觉得自己没帮上忙的就一直在古城蹲点打铝,然后某一天不小心被大巴(大boss)踩死,遇到在那里打深渊的玩美的副会长,他救起我然后问我做什么,我说了打铝给会长炼装备后他很大方的给了我200颗铝。我当时还觉得这家伙这么好心一定是被砸到了脑袋。不过身为我们服务器排名前五位的奸商,他晕头的机会可不多。我飞快的交易完铝连谢谢都没说就跑了。生怕他追上来跟我要钱。
没想到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以后的漫长生涯都要用来还债么?
好了,这个故事到这里就真的可以说再见了。明天我会把JMS的回帖整理一下具体的回答一下大家的问题。连载的时候一直都没好好的回答 过大家的提问。因为怕打断自己回忆的过程。
总之谢谢大家这几天来的捧场了。第七个帖子里的歌曲太好听了,觉得大家都好温柔。
我看到帖子里有很多JMS说重燃了对RO的热爱,其实对于我也是一样的。我以为我离开她很久,久到可以忘记,但回忆起来我才发现原来那些记录着欢乐、悲伤、幸福的时光从来没有腿色,她前所未有的鲜活,清晰如昨日。
赶在锁贴前来发一些
幸福的番外,不知道什么叫幸福的番外。记忆一些零星的细节算不算?
嗯……先回答一下各位的问题吧。因为有点多,所以各位要耐心一点哦。


1.关于会长装备被丢的事情
  首先会长自己是做IT的,具体哪一行并不清楚。但我觉得像他们这种玩了好几年网游的人,莫名其妙的丢了帐号密码应该可能不大。加上他的职业,电脑中木马或者病毒的情况也可以排除。当然最大的疑点是GM查不到交易记录。解释一下吧,RO里A和B交易,GM是可以在数据库里查到交易记录的。但如果A把东西扔在地上B在拣起来(或者说把装备扔在地上等他自然消失),那么GM就无法在数据库查到记录了。当然还有一种情况是服务器的数据库被盗,但根据当时的情况分析,全服务器就盗了会长一个人?樱帝国、玩美、简单爱也多的是肥羊。
  我记得当副会长跟我说他怀疑是会长的女朋友的时候跟我说过,就算不是她做的也和她有关。大家也还记得GVG的时候会长的骑士号有人登陆,而且很轻松的杀进过樱帝国的华丽房子。如果把人性往阴暗一点的地方想过去,其实不难联系起来是怎么一回事。
后来(在我知道他们的关系之后)我曾私下问过副会长,他跟我说,就算真的知道是她做的又怎么样?我在现实里抢了她的男人,在游戏里让她报复一下也正常吧。我问会长是否知道。副会长笑着说,他也在装傻吧,但重要的是我们在一起。

2.关于我们现在的去向
  我们玩的SF后来因为GM内部的问题。最后还是关闭。神域的大多数人,应该说包括整个服务器的人都寻觅其他SF或者转战其他游戏去了。当然我们的工会群还是在的。我们也零零星星有联系。说起当年,都是一脸忆峥嵘岁月的表情。在服务器还没有解散的群组里,能能偶尔看到樱帝国、简单等的人。也会聊一下现状。颇有相逢一笑泯恩仇的豁达感。
  现在想想,过去的那些敌对仇恨真的很好笑。于是可以微笑着问,喂,你还记得不?你的武僧在PVP连杀我五次?我那个时候恨死你了啊!!连黑你电脑的心都有了。
  你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啊。带着你们工会的人在PVP堵了我三天。我看到你的ID就想踹你。
  你那个时候戴着一个大便帽四处晃的样子真的很蠢耶
  你以为你在头顶顶着一个兔子耳朵就真的可爱了么?
  ………………
  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比如仇恨和敌对。但时间也会沉淀很多东西,比如幸福和悲伤。
  记取我们生命中那些美好温暖的,忘记生活给予我们的那些丑恶惨淡的。
  戏如人生,人生如戏。其实网游也是如此。
  如果说沉迷网络游戏的那段时光让我学会了什么,大概就是这些吧。
  先回答到这里。下午继续吧。

3.关于我们的会长和副会长
  在一起。
  现在坚定的在一起。
  吵过,闹过,分手过。
  因为会长家里的关系。
  会长的父母都是教师,妈妈是高中的教导主任,爸爸是一所专科大学的教授。他们的事情被知道后,会长的父母反应应该很大。怎么说服他们的现在说服了没有我都不清楚。但他们说的时候很平静,带着经历过沧桑后的坚定。副会长比划着自己的腰说,当时瘦得所有的裤子穿上去都往下掉。然后他大笑着补充,系带子的睡裤除外。会长就在一边沉默的笑,有心疼的神色。我躲进洗手间不敢哭出声音。他们在微笑。而我没有哭泣的理由和立场,除了祝福。
副会长的父母在他18岁的时候就友好协议离婚。从副会长的叙述中不难看出他妈妈是那种很追求自我的女人。副会长说他学法语也是因为妈妈当时交了一个法国的才20多岁的男朋友(几乎和副会长一样大)而且现在已经结婚在一起。我觉得副会长的性格和外貌其实都比较像他妈妈多一点。
  我听说他们最近在玩wow,但具体在哪我没有问。  
  
4.关于我怎么知道这件事
  Jamie,我觉得Jamie应该其实比我先知道。不过她不是腐女所以没往那方面想?或者说用迟钝2个字就可以解释=.=
  起因是会长问她关于加拿大对同性婚姻的法律方面的情况。(Jamie的爸爸是做律师的)
  然后Jamie问会长是不是要做课题研究(《断臂山》北美上映,所以一时之间做同性恋研究的人增多的缘故?还是Jamie的迟钝一如既往--||)
  会长说不是。然后Jamie说要问一下才知道。会长说好。
  而后有次和Jamie聊天,Jamie就问我会长是做什么的。我说做IT的。Jamie就很奇怪的说,那他做什么要问我加拿大的同性婚姻法?
  什么!!!我感觉我当时和Jamie聊天的MSN窗口都在激动得颤抖。
  他问我加拿大异国同性结婚的details(细节)。Jamie这么回答我。
  其实当时我就已经有点确定他们是这么回事。不过真正的确认是最近的事情。我看了他们去澳洲玩传回来的照片,他们戴着一样的戒指。

5.关于玩美的副会长和泡泡的BG番外
  爆!那家伙的人气有这么高么?
  PK大赛后他追着我要我还钱啊。然后跟我说他参加赌局都输光了,如果再不还钱他就只能卖身了。
  我说你卖吧,我帮你拉皮条。他就说我没心没肺。
  哼,明显是骗人吧。我明明听到会长说他押PK赛的时候押了我们,赚了整整8E。当我是白痴么?后来那200个铝还是没还他,副会长曾说帮我还,他又不要。然后满大街追着我要我钱债肉偿。有时候我不在他就满服务器喊,全世界召唤我们家的伙房丫头泡泡迅速回XXX(依据他当时大号在的地图不限)煮饭。>_<
其实那家伙其实人是不错,对朋友很大方,我觉得他对很多女孩子都很好。曾经练过一个小号牧师加入过他们工会,他和工会的人关系都很亲密,和MM的关系尤其复杂。这个是女儿那个是姐姐还有表妹妹亲师姐。
  我曾和他开玩笑说,你就缺个外婆了。
  他死皮赖脸的的说,不,还缺个姑奶奶,目前计划是找个老婆来兼职。
  我们的关系,如果要确切的说,就是暧昧吧。至于大家想看的BG番外,爆,这个难度系数太大尤其是涉及到自己的,觉得很难为情啊=.=||
  在RO的那场网游里,无论是游戏ID还是现实,我都只爱过一个人,并且认为自己愿意放弃当时的工作离开熟悉的环境来换取和他相爱。只是,若不是两情相悦这种付出未免有点可悲。况且,其实对方根本就不需要我的同情或者守护吧。就像在游戏里,无论面对的是强大的boss还是PVP、GVG里的战斗,他的巫师永远站在比我的牧师更危险的前面。
  我本就不需要将自己置身于那么可悲又可怜的角色境地吧。
  我对自己目前的角色,很满足了。 
 
6.关于工会聚会
  到目前为止,有过2次聚会。
  第一次就是Jamie来的那次了。算比较大型的工会聚会吧,来的人比较多。地点在副会长那个城市。
那个时候我还只是停留在单纯的YY阶段。
   比较好玩的是后来在酒吧的KTV包厢唱歌,舞娘JJ和她游戏里的老公甜蜜蜜的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剩下的人就在玩猜拳和骰子,后来又拼酒。我注意到会长喝得很少,虽然我酒量很差也喝了两易拉罐了。会长面前还是那一罐。
副会长据说号称三打十一郎(可以喝三打加11瓶的意思吧==||),但那天也喝得东倒西歪,副会长喝醉了眼睛会很亮……工会的一个铁匠放倒了副会长后,就开始死劲劝当时还算清醒的会长,那个铁匠老家是东北的,特能喝啊。
会长说,今天不行。一会要开车。
我当时其实还是没反应过来为什么会长要开车的。
然后会长说,阿亮醉成这样子,绝对能把车开到安全岛上去。
而后整个过程,他都没怎么喝酒了,一直在叮嘱服务生拿冰加水果拼盘到了后半夜又让他们把冷气调低点……
比较YY的是后来我们结帐后准备出去,会长就问副会长车钥匙你放哪里了?
副会长应了一声。反正我当时是没听清楚他嘟囔了些什么,我估计会长也没听清楚。因为他开始在副会长的身上翻找。
我不是故意要YY的,可是……昏暗的包厢啊,副会长坐在沙发上,头往后靠着,会长弯腰下去从他牛仔裤前面的口袋摸(索)到后面的口袋,估计是副会长的身体压在沙发背上所以会长摸不到,于是他把副会长从沙发上拉起来靠在自己身上,然后继续摸(索)……
那天副会长穿的是比较宽大的T恤,长度遮住臀部的那种。我们站在门口,从我的角度看过去只看到副会长附在会长的肩头,而会长几乎整个人罩在副会长上面。而他的手就在副会长的T恤下动来动去,其中还夹着副会长莫名其妙的嘟囔声。我觉得我刚才喝的那些啤酒都变成鼻血回归大地了。
  然后?舞娘姐姐和她游戏里的老公打的去了另一家。还有2个男生也自己订了房间。会长担心我和Jamie不认识路就开车绕到送我们到宾馆,下车的时候我问他在哪睡,会长说先送副会长回家。然后说让我们好好休息明天睡醒再联系,就开车走了。
  过了很久我才反应过来,这个城市并不是会长所在的城市吧,为什么他会这么熟悉?
  还有一次就是最近最近的最近了。 他们从澳洲回来顺便来看我。

PS 之所以写这段,一是因为看到楼上有JM在问,二是因为看到大家似乎都被YY结束后的问答环节虐到了的感觉,其实本不是这么伤感的啊。摸摸大家。
   看到还有个亲将我比作郭襄,实在是太过高的赞美了。 我只是自私的无法接受单方面的付出所以及早抽身而已。若真的说到私心,也是有的。我始终觉得我就像JMS祝福的那样,我还有无数个机会遇到喜欢自己并且愿意好好宠溺我的男人,而他们,或许只有彼此了。
  
  
7.关于转载以及其他
  转吧转吧。注明晋江闲情首发,能留下地址就最好了。\>_<\
  至于……想扒人家马甲的各位亲,放过我啦。
  至于……改写成文这种浩大的工程,在我能更好的把握自己的心情和立场前实在是不敢尝试。
  到这里就真的可以说再见了,说到底这只是我的一个暗恋故事,这段时间也因为回忆而哭泣,一边写一边忽然就哭起来。但我能感觉自己不是一个人。谢谢大家看完。也谢谢大家的祝福。
  名字是“秤砣教11号*_*”的那个亲亲,我记下你的MSN了,回家后加你。亲。

上周日发生很好玩的事情,8卦上来跟大家分享。
那天是副会长生日,于是打电话过去跟他说生日快乐
没想到接电话的是会长,对话如下。
你好,请问哪位?(声音很低)
副会长~~~~~生日快乐呀~~~~(唧唧喳喳)
呃?是泡泡还是Jamie?(声音还是很低)
听到这里我就大概知道不是副会长了,他能很容易分辩出人的声音,可能是因为职业的关系(?)
是会长么?我是泡泡,副会长不在呀?你们最近还好吧?
满好的,阿亮还在睡觉。泡泡是要跟他说生日快乐吧,等等我叫他。
不……不麻烦。等晚点我再打。(看了一下时间,早上10点45分,这个时间还在睡比我还懒)
那也行,你大概12点多打吧。(会长继续很轻声的说)
然后我听到一阵蟋蟋嗦嗦的声音,然后是副会长迷糊的声音:谁啊一大早吵人睡觉。
是泡泡的电话。
喂?泡泡有事么?副会长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暗哑。
以下的对话很没营养我就不打字了,只是旁边传来的一些小小声音实在让人想往他们家安窃听器。
喝点水(会长的声音)
然后我听到喝水的声音
要洗澡么?我去烧水。(会长的声音)
嗯……(副会长的声音)
然后我发誓!!我听到电话里传来“啾”的一声!!
拜托,虽然我是知情人,可是这样子刺激一个腐女是你们应该做的么??!!
而后我语无伦次只想多聊几句可惜老妈催我出去买菜,只好依依不舍挂了电话满脑子YY思想的出门去了T T
大家儿童节快乐。

随便上来说点事情,与YY无关吧,大概-.-
前段时间很闲,QQ中毒一直没好。
于是副会拿了会长的MSN和我聊天。
然后某天,和副会闲扯,从游戏聊到电影,从谍中谍里靓汤老了啊达芬奇密码节奏太快没看过书的人有点看不懂啊。
于是推荐副会去看达芬奇密码的书,副会说刚翻译完一份法国生物公司的文件,满脑子分子符号微生物名称,所以不想看太深奥的东西,只想看点好玩的文章调剂一下,顺口问我有没有其他推荐。
我说我看的除了男人和男人之间的小说,就是减肥美容。
副会就说:男人和男人?同志小说?然后他不是很高兴的说女孩子不要看太多那些东西。
我说不是,是耽美的。(区别是很大的嘛)
对他解释了一番什么叫耽美后,副会很有兴趣的样子说传几篇给我看看。
于是从电脑里选了几篇过去。为了避免暴露行踪,所有的文我都存成了文档,消掉了所有网址和标记。
我打算打包发给副会的时候,他说要去吃饭让我丢他信箱,然后就下线了。
我把几篇和网游有关的和一些搞笑清水的文压缩后就直接从MSN上丢到了信箱。
然后过了几天,没事。
心里还在想啊,副会的接受度还满高的嘛。
正挂着MSN开始帮同学做广告海报,副会的信息传过来。
点开之后发现不是副会而是会长。
然后被温和的会长大人,含蓄委婉的……教训了一顿。
他一上来就问我包含附件“耽美”的那封信是不是我发的,我说是。
然后会长就说以后还是不要发这些给副会。
我开始以为是会长只是直觉的排斥也没有在意说好的,下次不发了。
然后会长象解释什么似的跟我说,他并不是干涉副会的生活,也觉得这些文写得满有意思的。只是,怕有些东西他看了心情不好。
我就很奇怪的问为什么。因为我自问发给副会的还是很搞笑很轻松的文,皆大欢喜Happy ending。
会长说他一开始不知道是副会的信,就点开看了,然后说其他文都没什么了。但关于“天之炼狱”的那个文,他觉得不好。
(不知道大家还记得不记得,就是我在连载这篇YY的时候,有个叫跟风的大人发的一个帖子,讲网游天之炼狱的,那个里面的副会最后删号离开网游的那个文)
我说为什么?
然后会长犹豫了一会就说,以前副会玩传奇的时候,也曾遇到过类似的事情。
我当时的感觉是很震惊的,副会这样的男人,怎么说也不是默默被欺负最后黯然删号走人的角色啊。但当时不好问出口。
会长说,那个时候阿亮还小。他说我不希望他因为年少不懂事时的错误痛苦。况且本来就不是他的错。
虽然不明白事情的原委,但我觉得我或许真的差点做了伤害到副会的事情,于是我说很抱歉。
会长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说,没关系,副会还没来得及看到,而且说他已经把那个文章给删掉了。他嘱咐我不要让副会知道这件事,然后或许是怕我内疚吧,会长在结束谈话的时候像是强调一样跟我说,放心,现在我们很好。我们以后也会很好的。

其实,在整个事件的发展过程中,或许很多人都喜欢副会。这其实是因为我个人的缘故,毕竟在那1年多的时间里,我更多的是了解副会。但会长其实真的是很温柔的男人。我想……我是真的可以彻底的死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