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my | 11th Aug 2006, 00:59 AM | 光亮随影 | (173 Reads)

记念进藤光君
 

中华人民共和国2006年8月10日,就是我无所事事在论坛闲聊打诨的时候,在MSN上,遇见水母君,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开着空调否?”我说“没有”。她就正告我,“先生看下这篇吧,也许夏天您就不再需要那累赘的愚物.”

这是我知道的,大多含进藤光的网址,大概是因为包含某个神奇的配对和名字,销行已经从鼎盛转得甚为寥落,然而在这样的生活艰难中,毅然坚持死不回头的就有这个网站。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配对毫不相干,但在进藤,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尊重原作”,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那个神奇的字眼,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高手美文当前,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部作品被强*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对原作菲薄的祭品,奉献于作者和读者的面前。

真的配对,敢于直面原作的漫画,敢于正视作者的人设。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配对又常常被LOLI所胡用,以上帝的视角,来洗涤原作的真情,仅使留下扭曲掉的原作和只留空名的主角。在这扭曲掉的原作和只留空名的主角的悲哀中,又给一批人自命其德,维持着这似同人非同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MARYSUE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MARYSUE中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九月二十日还不到一个月,那个传说的天仙又快要下凡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在所有的棋魂同人文中,绪芳大排是我的最爱。绪芳大排云者,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应该对绪芳奉献我的悲哀与尊敬。他不是“现在看到排骨的”我的第一反映,还解决了夏天高额的空调费用。

他的姓名第一次为我所见,是在05年夏初去日本前的KTV包房里,众人娱乐的事件中。其中的一个就是他;但是我不认识。直到后来,也许已经是回家打开电脑后,被小纱提供的地址点进去膜拜后,才有人指着一个作者告诉我,说:这就是写绪芳大排。其实我才能将作者和某个配对联合起来,心中却暗自诧异。我平素想,能够如此不顾原作,扭曲主角面目,无论如何,总该只是少部分没读过原作的蠢蛋,但此后我意识到我的错误,大概肯定是我的错误。待到在这个网站里翻页数次,点进王妃皇后男宠标题后,小光光才在我面前印象深刻起来,于是见面的回数就较多了,也还是始终娇喘着,撅起屁股叫吃拉面。待到此类文风作品成为主流,往日的LOILI以为自己已成大家,准备再接再厉破坏棋魂时,我才默然虑及原作前途,黯然至于泣下。此后似乎眼不见为净。总之,在我的记忆上,那一次我以为不再相见。

我在去年五月,才知道进藤之名被糟蹋;今年便得到噩耗,说但凡那个配对,进藤非仙即妖,更有甚者变成RY。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那个配对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已经沦落到这地步。况且始终微笑的和蔼的进藤光君,更何至于无端在文中变化性别了呢?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一篇BH文章。还有一些,是回帖支持者的。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拿肉麻当有趣,简直是无聊,因为进藤光已经连指甲也不会自己剪,路也不会自己走了。

但那些所谓的原作爱好者,说这是她们对进藤超凡脱俗的“爱”。

但接着就有回帖,说她们果然是通读原作,进藤光就是妖娆的。

文章,已使我目不忍视了;回帖,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配对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不知道小田大神有没有没有亲见;如若,他,小田健亲眼目睹,那些所谓的同人。自然,摇头叹息,指责世风日下,他也不会料到进藤光会有落入妓院的下场。但文章却是写了,而且很多,花魁和亲,已是致命的巨雷,只是没有当死。更有花开成仙妇科大夫的,大概彷若原子雷,立仆;更有ALL字当头,人尽可夫的,自然威力十分,也立仆。但也许小田还能坐起来,一个“光光是女人哦”的冲击波后,于是死掉了。

始终微笑的和蔼的进藤光君确是变性了,这是真的,有她的性别为证;一直温和有教养的塔矢也变态了,有他整天不想下棋想压倒进藤的龌龊思想为证;只有已经完结多年的原作品还在呻吟。当MARYSUE们从容地转辗于小光光的巧笑贝齿间时,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颤抖呵!前辈们树立起来的棋魂同人形象,各篇传世好文,不幸全被LOILI的BH抹杀了。

但是LOLI们却居然昂起头来,还说自己笔下的人物和原作是最像的……。

时间永是流驶,棋魂同人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配对,在BL界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粉丝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作者以娱乐的消遣。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只是一个爱好。同人配对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但扭曲原作是不在其中的,更何况是MARY SUE。

然而LOLI既然有了女化和MARY SUE,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浸渍了同人,耽美,动漫,纵使文烂成白,狗P不通,也会在一片无聊的叫好叫顶中升华。陶潜说过,“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这个配对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LOLI们竟然如此的BH,一是原作竟然被如此破坏,一是这群破坏者在破坏的时候竟然能从容。

我目睹LOLI的办事,是始于去年的,虽然是少数,但看那不讲道理,自我中心的气概,曾经屡次为之感叹。至于这一回把进藤光形象尽毁,也进而毁了她们所谓喜欢的配对,则更足向LOLI们膜拜,35度的室内,不开空调却起了鸡皮疙瘩,终于通过MARYSUE这个办法让电费节约下来了。倘要寻求这配对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

真正热爱棋魂的同好在渺茫的文海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FANS,将更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记念进藤光君!


[2]

你还真好意思说...


[引用] | 作者 amy | 16th Aug 2006 12:1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 XDDDD|||||||

好吧我承认我造孽了我那个推荐荼毒了无数同志XDDDDD||||


[引用] | 作者 | 15th Aug 2006 23:56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