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my | 26th Sep 2006, 00:57 AM | 走读人生 | (177 Reads)

  JJ上看了<还记得小学时喜欢过的男孩吗?>突然无限感慨,回想我的从小学到大学毕业,前前后后,我还真是个轻易一见钟情,又轻易遗忘的人呢.沙加是长性,可能是我这辈子唯一会爱下去的人了.今天真的想好好整理下自己的记忆,回想以前自己曾经喜欢过的男生.

  第一个喜欢上的,是我第一个同座.小学一年级的男生,非常消瘦,白净,脸上有淡淡的痣.人很安静,成绩很好,是班长.而我那时候成绩也很好,人很皮,天天被叫到黑板前去罚站|||可以说,我和他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因为过分好动,我对老实木肭的人产生非常自然的好感.那时候的概念就是,我想成为老师喜欢的好孩子,但既然我的性格无法做到这点,那我一定要喜欢老师也喜欢的孩子.(真是BH的理论...)

  我记得那时候和同学走回家的时候,说着说着,就说起你喜欢班级哪个男生的话题,然后同学说她喜欢班级里的一个风云的男生,体育委员.很有女生缘.我说我喜欢我同座的时候,她好吃惊.虽然我同座是班长,但是他文文静静,是个坐在哪里都会被轻易遗忘的人.但是我就是喜欢他呀,很单单纯纯,就是喜欢了.

 小学二年级,我转学了.再次见到他,是我们高三的毕业前最后的一次春游.地点是长兴岛的桔林.我和分到理科班的朋友坐在草地上聊天,迎面走过来一个戴眼镜的男生,胖胖的,很黑,朋友开口叫:"江一平!"我一楞,那个男生笑眯眯地说:"李迪欧,是你啊."

  我楞住了,朋友解释说他们是一个中学一个班.我马上一个条件反射:"你是宛平南路小学的?"他说:"是啊."

  '那你还记得我吗?"

  他摇摇头.

  "我是你第一个同座哦."

  他继续迷惑.我只能微笑.

  过去了十多年,相貌变了,性格也变了,他像发酵粉一样增宽了2倍.唯一不变的,似乎只有我心里那个永远清秀,白白净净的脸吧.他可能永远不知道,我第一个喜欢上的男孩子,就是他.

  然后小学3年级我转到了田林三小.小学四年级的时候,转来了一个叫丁诚的男孩子.因为我们6班本来就是转学生拼起来的班级,所以时不时会插进来几个同学.

我还记得他的自我介绍:"我叫丁诚,是诚实的诚."

很快,我就喜欢上他了.

他有个外号,叫"大头诚",因为他的脑袋很大.他学习很好,老师总表扬他,脑袋大的人就是聪明.|||现在想想,真的好黑线...喜欢他,也是因为他是班干部,学习好,貌似我喜欢上的男生,都是成绩好的班长...我好势利(自PIA)

  我记得下课了,我没事情就喜欢去打他,看他来追我,然后骂我"猪头"(因为我很胖).想想自己还真自虐,他骂我,我反倒高兴,他不睬我,我还要故意往上凑.

  做卫生委员的时候,眼保健操的时候,我可以不用做操而出来巡视小朋友做的准确不准确,我总喜欢走到他面前为他纠正.他很喜欢在手上涂一种很香的雪花膏,我握住他手为他纠正姿势的时候,雪花膏的味道从他的手传递到我手上,我会莫名其妙地非常喜悦(我不是宅男我不是BT~我不是宅男我不是BT...).下课后,我还故意气呼呼地去骂他:"娘娘腔啊,涂得这么香,害我都传到了."

  "有本事你不要来纠正我呀!"他会笑着回骂我.

  我依旧心里很开心.

  我暗暗喜欢了他三年.小学五年级毕业.那天,我吃了黄泥螺汤泡饭,人醉熏熏倒在沙发上(黄泥螺是用黄酒奄的),妈妈说,有小朋友电话.

  我接了,一开始根本没听出是谁,我说:"你谁啊!"

  对方:"你猜?"

  我乱报了一窜名字,对面终于忍不住了:"我是丁诚呀!"

  ...

  他会打电话给我,我想都没想到.

  我楞住了.

  他说:"你考得怎样?"

  "一般啦,田林三中"田林三中是我们当地普通中学里算好的.

  他哦了一声,说"我发挥失常,只进了田林二中"

  我听到心被重重打击.他的成绩这么好,怎么会的?!我开始语无伦次,"其实...其实在一般中学里做好学生也不错啦."天知道醉酒的我能安慰出什么话,还不如不安慰呢.

  结果我那里嗑磕碰碰说了一大套人生哲理,电话那头的他呵呵乐了:"傻瓜,骗你的,我进的是南洋模范(本市最好的重点)"

  我KAO!我%$@(*#

  这是我最后一次和他联系.然后我进了初中,听说他和在小学就和他传绯闻的女生谈恋爱了.后来就没他消息了.他以前的学号是46号,我曾经疯狂喜欢46这个数字.想想,那时侯的我,单纯而执着,可能连老师都看得出我喜欢他吧,所以后来和同学聊天,说起我喜欢他,她们都说:"我知道啊,早看出来了."

  我咧...做人真失败...

  进了中学,第一天我就喜欢上了班级里的一个男生(好快--)应该也算一见钟情吧.老师介绍他考进来的成绩很好,结果我又萌了...(我为啥对成绩这么执着...)

  中学的我,远远没有小学的快乐.因为中学的孩子,开始以貌取人了.我很胖,那种过分的胖.所以很快成为班级里被欺负的头号人物.想想初中四年,预备班还什么都不懂,进了初一后,我简直掉进地狱.那时侯,默默喜欢他,是我在这个班级里呆下去的唯一动力.

  他的名字很好听,有三个水,像女孩子一样.人长的不很帅,特点就是上课和老师回嘴.那时候,对能和老师顶撞,但成绩顶好的男生,女孩都莫明盲目的崇拜,就好象喜欢坏孩子的叛逆那样,我对他的现在看来有点愚蠢的"英雄举动"无比崇拜.就好象曾经迷恋韩寒和他的文字,因为他说出了我不敢说的.

  我记得他坐在我旁边一组的我身后数的第二排,用眼角可以看到他写字的样子.我上课的时候总喜欢偷偷看他,我没有小学的BH,我改成默默注视.

  后来班级里流行男生贾里的那种儿童文学书,正巧我买了全套.他跑来问我借书,我受宠若惊.那是我唯一可以名正言顺和他说话的机会,我无限膜拜钱种书,您老说得实在太对了,要和一个人发展感情,借书是最好的办法,因为一借一还,就是两次.借多了,你们自然就熟悉了.那时候我在班级里是最丑的女生,我怎么会有机会接触到班级风云人物的他呢?

  我感谢我的书.

  我记得那天,我拿着书去点他的后背,用一个手指轻轻戳他,他的背很软(请不要自动带换成成小攻在TX小受时说:你的皮肤好软|||),手指陷下去小小的坑.

  他正和其他男生说话,转头看我的时候,我假装非常平静:"你要的书我带来了."

  "谢谢."他接过去,继续和别人说话.

  就只有这么平常的交流,我都兴奋到死(我真XJ...),然后,我故作平静回到座位,然后,又开始听到背后有男生嘲笑我,故作呕吐的声音.

  感激的是,他在初中阶段,无论人家怎么嘲笑我,他始终没有对我表现出厌恶的神情.但我也从来不奢望他会注意到我.

  曾经偶然知道他家的地址,知道他回家吃饭后会在阳台上吃着香蕉往下看.为了中午能见到他,我故意吃完饭后绕路找朋友一起上学.因为她的家就在他家对面,我能借这个机会,偷偷看他.

  现在想想,那时候非常单纯的我,是什么时候变成现在无敌BT同人女的呢?那时侯还憧憬着校园的白马王子梦,哪怕看到他背影都会高兴得颤抖起来.我那位朋友,是个非常聪慧的人,她很快就发现了我心中的秘密,所以时不时在他的面前故意开我和他的玩笑,他自然很莫名其妙,但我真的恼怒了.

  恼怒,只是恼怒,初中的我,被嘲笑摸平了棱角,不会反抗.我依旧偷偷注视他,在离开我背后两个位置的距离,偷偷地,没有指望地注视.自卑的我带着暗恋过到初二.沙加的出现拯救了我.初三大家各奔东西,听说他进了和我那位朋友同一个高中,现在想来,我那位朋友,也是喜欢他的吧.

  到此,我的回忆就结束了,留下我的老公我会让他永远不成回忆,永远是现在进行时.我想用小丸子的一句台词来结束我的回忆: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我喜欢过的人,现在,都已经成为太阳下的尘埃了."


[4]

那个帖子我也看了,非常喜欢,还收藏了起来。虽然没有过那样的经历(可悲的人生),但我还是被深深感动了。喜欢你这篇文里的青涩初恋,更喜欢你回头提起时字里行间的云淡风清。
果然,没有一段这样的回忆,人生都是不完整的。


[引用] | 作者 神仙望 | 10th Oct 2006 23:4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amy,我是天羽,以前在天狼里的朋友,还记得我伐。在日本怎么样还好吗?
最近突然联系到了凝猪,你那个亲亲。
有时间的话可以联系我啊,我MSN是joky266@hotmail.com


[引用] | 作者 天羽 | 1st Oct 2006 21:0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你竟然记得

再次说明我不是记忆力衰退就是选择性忘记,或者就是根本没有
反正不记得了


[引用] | 作者 望月 | 26th Sep 2006 16:1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

你感觸這個,思考一下後,我發現我要感觸的不是豆芽戀,而是自己的沒心肝與心靈蒼白去。本來這種往事已經貧乏,僅有的在心中似乎早已如別人的事,和自己毫不相干。

我開始有點明白為什麼到現在我也找不到一個伴的其中一個原因(只是之一)。


[引用] | 作者 水母 | 26th Sep 2006 09:34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