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my | 31st Oct 2006, 23:41 PM | 走读人生 | (188 Reads)

昨天,终于和干了一年的YAKULT道别了.说是道别.不如说单方面被炒了鱿鱼.上星期五摔坏了脚,然后请假,马上接到担当齐藤的电话,说你不用来上班了.这一年来,都没看到你努力,我觉得给你钱给的不值得.

我愣住了.一年来,我几乎每天都 准时工作,也很好地为YAKULT送着货,风里来雨里去,他竟然以一句没看到我努力,就否定了我一年的辛苦.我知道的,他想辞掉一个人,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轮不到我问为什么.但是没想到,他会丢给我这个理由.

就这样,我从此不用12点半一下课就慌慌张张赶去3丁目了.也见不到那些对我非常亲切的老奶奶了老爷爷了.想我前不久刚做了个客户.她颤颤微微,戴着老花眼镜非常慈祥.我会在下午4点阳光最好的时候去敲她家门.然后拉开她家障子,看到阳光洒在客厅的樟木箱子上,暖暖的.她会很为难地看着我:"你知道,其实我不需要这个呀."我也看她:"那这个星期您看..."

她叹口气:"多少钱?"

"518元"

于是她会数给我518元的硬币.我说:"如果您觉得不需要的时候,请一定和我说."

她说:"你很努力,所以,每星期你来我就买吧."

有很多老人家,因为看到我的努力,才会订我的货,但现在,我被我的上司指责,并最终离开了日暮里中心.真是讽刺啊.我甚至连和我客人道别的时间都没有.我无处告别.

以后去三河岛车站的机会就少了,再也不会在那弯弯绕绕的小路里穿行了,在也看不见清宫老太太的笑脸,品川八百屋老板娘沙沙的声音也不会听见.那个会说中文的化妆很漂亮但已经年界80的小川老太太会想我吗?送我吃冰激凌的小栗夫人,每次都给我昆布的上野和服店,一开始凶凶的,但现在却对我非常好的德田老先生.想着想着,心就酸酸.

这个星期开始.我不会再去到访了.他们会觉得奇怪和突然吗?会有人问起我吗?齐藤会怎么解释我的突然失踪呢?想来我和客人的联系只是因为YAKULT,现在失去了这个联系,我留下的,只有无限的遗憾和惆怅了.

YAKULT LADY真的不是很好的工作,另我留恋的,只是真的非常好的客人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