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my | 1st May 2007, 01:30 AM | 心情故事 | (103 Reads)

已经有很多人和我说过这么句话:AMY呀,我发现你好有热情哦~

是啊是啊,我的确好有热情,但是再大的热情,都会被磨平,只要每天往火上撒一把沙,冲天火柱都会被熄灭的.

我感觉,现在的我就好象抱着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下一刻它会不会在我手里爆炸,把我炸得鲜血淋漓,粉身碎骨.刚才和服务商通了电话.服务器的原因是电信部门封了EDONG的某台服务器的IP.我问为什么,他很无奈地和我说:没为什么,上面做什么决定,从来没理由通知下面.现在能做的,就是为我更换主机.

我很伤心.会所已经进入第3年了.所有人相信都能看到某只在那里风风火火,MSN上打过来一句话:会所能上吗?有人回答能,有人回答不能.于是开始截图,PING,联系服务商.当会所第一年出问题的时候,还有老大在帮,后来,就要靠两只完全的电脑网络白痴自己去摸索了,结果可想而知.

再热爱,也有被无奈磨尽的那一刻,有段时间,会所的服务器正常在运作,大家虽然不是很趣味津津,但也发贴得挺高兴.现在想来,应该是07年的2月吧.那段时间,我却非常奇怪,每天上网,都厌倦打开会所,只是等她的棋盘界面跳出后,直接连到日站去看小说.AY的,OA的.惟独不想上会所,不想看光亮.

那段时间,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甚至觉得,如果我就这么一走了之也不要紧吧,我厌了厌了,我对某样东西没有爱了.我厌恶这个对会所突然没有爱的我.所幸这个倦怠期不长,10多天后,我又开始想会所了,于是灰溜溜地乖乖回来潜伏.果然,我还是离不开这个家,虽然我自认为很叛逆着.

但是没太平多久,会所就彻底出事情了。 于是开始漫长的交涉和换服务器,之间我甚至绝望了.我想到了YE,那个曾经主宰棋魂整个同人领域的航空母舰,在悄无声息中离开.也许,天下真的没有不散的宴席吧.

回想05年以来,我一直在会所不停地结识新朋友,然后送走老朋友.前者充满喜悦,后者带着无限的遗憾,我仿佛一只笨拙的狗熊,一路走着,拾着玉米,掉着玉米.以前一直一起水的朋友,因为工作兴趣种种原因,开始远去,我伸手去拉,拉住的,只是空气里淡淡的叹息.

我曾经梦见我们互不相识,当我醒来,却发现我们还是相亲相爱的.

短短不到3年.可能只是人生中一个浅浅的水洼,但我却有如屡薄冰,筋疲力尽后的沧桑.时间好慢,是因为在这期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吗?时间又好快,我很想回到0405年那一心写文,拼命追文的美好时光.现在,每次登上会所,我甚至有种对接触数据库亲切过接触会所界面的感觉.我已经无心观花,更多时间,我想的是如何呵护好这朵花,但是我更不想有天做葬花人啊!

时间匆匆,有人来了,停留,有人走了,偶尔回头,还有人努力着,竭尽全力在帮助,而我却累了.我不知道有一天我会不会非常潇洒的离开,然后空留我年老后回忆起的悔恨和无奈.

要是那个时候再努力一下就好了,要是那个时候再坚持下的话...

在多年后的夕阳下,我一个人站在撒满落暮余辉的窗前,会不会这样后悔呢?我不想要这样的后悔.

我现在还没有放弃,何时放弃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一直说,我不知道我能坚持多久,但现在,我能保她一天,就一天吧.

其实,我对她,依旧是有爱的啊.